新磚丨Monograf – Nadir

這個公號有長草的趨勢嗎?三個月未更新其實真不算什麼(自我安慰)

比如今天的主角Monogarf,從成立到發行今年的首磚,已經是第10個年頭。

在Erik Normann Aanonsen十多歲時,他成為瞭黑帝的瘋狂粉絲,隨後他開始瞭在挪威音樂學院學習爵士樂的生活。不過很快Aanonsen就因為厭倦瞭學院派中追求技巧而忽視內容的刻板氣氛,而投身在瞭以挪威傳統民謠為主要基礎的探索中,並組建瞭個人第一支樂隊,並且和小提琴手Sunnniva的合作一直延續到瞭Monograf。

2009年,Aanonsen和Sunnniva兩人,終止瞭民謠樂隊的生涯,而正式組建瞭Monograf,並將陣容最終固定到瞭5個人。這一次,他們從喜歡的黑帝、Grails的音樂中,提煉出先鋒、迷幻的基調,再輔以傳統民謠的質樸、原生的感染力,逐漸開始創作出獨特辨識力而又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

Monograf – Nadir

廠牌:Diger

發行日期:2019 – 03-22

這張Monograf組團十年後才姍姍來遲的首磚,一共收錄瞭5首曲目。有他們向Grails致敬的同名曲目,也有2016年他們發行的EP中的北歐陰暗史詩“Horde”。

從專輯的主題來看,雖然曲目的創作時間跨度比較長,但是卻很統一的表達瞭現代消費主義的焦慮和反思。不過Monograf明顯不是激進派,而更多是從宗教和傳統的角度來為他們的問題尋找出口。比如“Horde”的創作靈感就來自於著名的國際性宗教與慈善組織The Salvation Army的創始人William Booth的演講。對應The Salvation Army理想化的精神與務實入世的行事風格,Monograf同樣呈現出瞭更加接地氣的創作主題,這與不少貼上“仙音”“純凈”的北歐後搖團,甚至是大量從神話傳說中獲取靈感的黑金團相比都顯得很獨特。budanyu

曲目1“Grails”早幾年已經出現在瞭Monograf為數不多的現場演出中,陰鬱氛圍的旋律在尖銳的吉他中彌漫,在他們的偶像Grails的迷幻基礎上有瞭更多的黑暗意味。即使迷人的小提琴弦樂也不能沖淡,反而形成瞭更有沖突、撕裂感的悲傷。還有Monograf的人聲,Aanonsen曾坦言如果不是聽到A Silver Mt Zion,他也許也永遠不會在自己的作品中加入人聲歌唱的部分。而對比A Silver Mt Zion,Monograf的人聲少瞭戲劇化的表現,而更貼近民謠的不加修飾的原生態。

曲目3“The Golden Calf”無疑更接近後搖器樂的審美。不斷重復推進的吉他軌道,加上從稀疏到蓬勃響起的鼓點,以及帶著傳統民謠曲調的小提琴弦樂的落力演繹,以及唱詩班化的人聲合唱部分最終交匯出壓抑和爆發的情緒高峰。讓我想起瞭Yndi Halda,不過Monograf帶著更多的尖銳和更憤怒的情緒。

而足足占據瞭專輯時間長度三分之一的曲目5“Horde”,雖然已不是新作,不過感染力依然是絲毫不減。小提琴收起瞭飄逸,而更加凝重的在這首陰暗史詩中加重著悲劇性。而淒涼的北歐傳統民謠旋律將音樂從悲觀情緒拉出瞭冥想式的自怨自艾,袒露在席天幕地的苦寒天地中,更加富有畫面感與沖擊力。而人聲吟唱的歌詞文本,也將Monograf這張專輯的主題表現得更加直接。

When will we ever learn

that money’s only vapor?

Our thoughts, their blood.

We reap, we gorge, they bleed; perversion

We are accountable for what we know;

we reap, we sow.

我基本不會厚古薄今,高度商業化的現代社會確實為我們帶來瞭高度的便利,無論從物質享受還是從精神上獲取共鳴。但是Monograf的警醒和焦慮卻並非不合時宜,盡管帶著理想化色彩,但也是避免從“逐利”滑向“唯利”,再到“崩塌”的制衡,雖然很微弱,卻必不可少。而Monograf這種不耽於唯美的創作理念,也使他們有瞭不一樣的吸引力。

試聽&數字版&黑膠購買鏈接:https://monograf.bandcamp.com/album/nadi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