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發現老公愛的是“他”,一氣之下我宿醉不歸後…

“因為孩子血型特殊的原因,所以並不好找匹配的骨髓,而你們兩個血型都不符合,最好的辦法就是嘗試一下要二胎,如果運氣好的話,還可能用臍帶血救治你們的孩子……”

醫生的話還在我耳邊回蕩,照醫生的話說,這是最後的希望瞭。

可說的容易,做起來卻難。

因為這其中有一個一直被隱瞞的真相,那就是小寶不是我跟老公生的孩子。

我老公喜歡男人,這件事還是我們結婚後才知道的,他對女人生理性厭惡,所以結婚到現在我們一直是分房睡覺。

而小寶的到來更是一場意外,那是我得知老公的性取向有問題,心傷之下去酒吧宿醉後的結果,可這件事,我婆婆卻是不知情的,而我老公,為瞭維護自己的面子,也沒有拆穿這個謊言。

而現在,如果要二胎的話,隻能找到當初的那個男人。

為此,我特意在當初發生意外的酒吧找瞭一份工作,就為瞭守株待兔等到那個男人出現。

而現在轉眼已經過瞭一個多月瞭,依舊是一無所獲。

正當我心灰意冷的時候,沒想到卻在猝不及防下與那個男人再次相見。

那天136包房內點瞭兩瓶酒,我去送酒的時候,一抬眼,便看到瞭讓我一直尋找的男人。

那一刻心中的狂喜幾乎把我淹沒,以至於我第一次看著一個男人看到發呆。

直到背後傳來的嗤笑聲,才讓我驚覺自己的失禮,順便在男人露出不悅的目光下,匆忙站到一旁。

我攪著手指,心中念著這段日子以來在心中反復推敲瞭無數次的計劃,可真到實施的時候,才發覺一切都不如想象中那麼簡單。

正當我沉浸其中的時候,一道低沉帶著磁性的嗓音在我腦袋上方響起。

我恍惚的抬眼,便望進瞭瞭眼前一攤深水似的眸子裡。

男人雕刻版俊美的五官與我咫尺之遙,一米八多的身高幾乎把我整個人都罩在瞭懷裡一樣。

男性獨有的荷爾蒙氣息充斥著我的鼻尖,讓我的心砰砰砰直跳瞭起來。

我知道,這時候,我應該順著計劃,盡量做出最美的樣子,意圖把這個男人給勾到手,然後懷上仔,逃之夭夭。

“不願意嗎?”見我久久不語,他眉頭輕蹙,有些不耐煩。

“什……什麼事?”我這才恍然,結結巴巴的問。

男人使瞭個眼色,身邊便有人上前給我科普。

我這才知道,原來他是秦赫,被人稱為秦三爺,現在與人正在打賭玩飛刀,但卻需要一個人來當活靶子。

這人還把遊戲規則說的清清楚楚,我需要被人固定在一個轉盤上,然後呈大字固定住手腳,然後秦赫要喝完兩瓶酒站在五米開外,射中指定的紅心,紅心一共有五個地方,若是射中,便算贏。

這種遊戲玩的就是一個驚險,一個刺激。

可現在關鍵是,沒有人願意堵上身傢性命來當這個活靶子。

聽完他手下的訴說,我心中猶豫瞭幾秒後,便決定答應這個條件,這對我來說,雖然很危險,但不失為一次機會。

想到這,我看向他開口道:“我可以答應,不過……”

說到這,我有些為難的看瞭他一眼。

秦赫眼底閃過一抹瞭然,直接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支票,然後彎腰在桌子上填上瞭一串數字,手指夾起,遞到我面前,語氣帶著不可一世的霸氣:“這些錢,就算你的酬勞。”

我看也不看上面的數字,推開那張支票,看著秦赫的眼睛,認真道:“我不要錢。”

說完,在秦赫楞然的目光下,豎起來一根手指:“我隻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秦赫瞇起眼,眸光中藏著警告。

“不殺人放火,不違法亂紀,也不要你巨額財產,你肯定能辦得到,也沒什麼損失。”

就算是我與這個男人當初隻有一睡之緣,但我知道,若是我貿然提出這個要求的話,我肯定是要被轟出去的。

我承認,我現在有些卑鄙無恥,有趁火打劫的嫌疑,但為瞭我的孩子,我不得不無恥一回,況且,這條件還是我以命換的,也算是公平。

“三爺,時間馬上就要到瞭。”秦赫身邊的助理提醒道。

不得不說,這人簡直是我的神助攻。

秦赫深深的看瞭我一眼,最後咬牙道:“好,我答應你。”

說完,他轉身賭氣似的,從桌子上提起已經開瞭瓶的酒瓶子,直接仰頭喝瞭起來。

他的動作很快,帶著幾分狂放不羈,做事看起來完全不尊規則。

兩瓶酒喝完,我已經被人拉著捆在瞭轉盤上。

還不等我害怕,轉盤便被人轉瞭起來,一陣頭暈目眩,讓我難受的幾乎想吐。

等轉盤停瞭,我腦袋還暈乎乎的,整個人比坐瞭一場過山車還要難受。

身邊不知道是誰一把扶住瞭我的身體,才堪堪讓我站穩。

眼前還一片眩暈,就聽到周圍的人驚嘆聲此起彼伏。

我知道,這一場賭約,秦赫贏瞭,而我也安然無恙。

“你說吧!你要什麼條件?”

等我看清楚身邊的情況後,才發現剛才一直扶著我的人竟然是秦赫,而他的話,也讓我回過神來。

我活下來瞭,終於可以朝秦赫提出一個要求瞭,隻要他答應瞭,我的目的也就達成瞭一半。

想到這,我努力站直身子,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男人,一字一句的吐出一句話來:“我–要你陪一。晚。”

話落,周圍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所有的人就像是被按瞭暫停鍵一樣石化在當場。

而我面前的男人臉色越來越黑,那深海似的眸子內隱隱帶著一股殺氣,說出來的話,幾乎就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一樣:“你再說一遍……”

那種駭然的氣勢,最先波及的便是與他最近距離的我。

我的身體忍不住有些發抖,但依舊顫顫巍巍的開口道:“你……答應過我的。”

盡管害怕,但我知道自己不能退縮,在想到這個計劃前,我甚至已經做好瞭準備。

而如今,我憑的不過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秦赫隻要要面子就不會食言。

忽然間,寂靜的房間內,響起啪啪啪的掌聲。

之前跟秦赫打賭的男人扯著笑臉,笑道:“有意思,今天這一出戲不白看。”

說完,他又扭頭看秦赫黑沉沉的臉色,笑的更歡快:“秦三爺,您的話一向是一言九鼎,我想,你應該不會食言吧?”

秦赫幾乎是用一種吃人的目光瞪著我,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來:“自然不會。”

秦赫的話說完,我竟然覺得毛骨悚然,在秦赫的低氣壓下,我經繃著身子,氣都不敢出。

“好瞭,我們別打擾秦三爺的好事瞭,先撤瞭吧!”

那人揮揮手,包廂裡嘩啦啦便走瞭一大半的人。

隻剩下零星的幾個人,顯然都是秦赫的手下。

“你確定要這個要求?隻是睡?嗯?”秦赫重點突出一個睡字來。

“我……我……”

我緊張的話還沒說完,秦赫就把一張名片塞到瞭我的手中,黑著臉道:“我希望你好好想清楚,畢竟機會難得。”

說完,嗤笑一聲,轉過身,輕聲道:“凡是想要費盡心機爬上我床的女人,你可知道都到哪瞭?”

秦赫的助理上前為我科普:“一年前,有女人想要趁機占三爺的便宜,被三爺扔到瞭非洲,三爺說話自然是一言九鼎,但是真的這樣後,姑娘,你能承受得起後果嗎?”

一句話,讓我如墜冰窖。

可怎麼辦?我已經回不瞭頭瞭,哪怕是隻能以命為我兒子博一個生機,我也不能放棄。

“你什麼時候想好瞭條件,什麼時候給我打電話。”

秦赫留下這句話跟一張名片後,便帶著手下離開。

等我從包間出來後,同事把我圍在一起,話裡話外都是在打聽今天的事情。

“初夏,經理讓你去一趟他的辦公室。”

正被圍堵的不止如何是好的我,恰好有其他同事來解圍。

可我沒想到,這一趟辦公室,竟是我工作的終結。

當我從酒吧出來,看著外面的夜色,腦海裡還回蕩著經理的那句話:“你走吧!”

“經理,為什麼?”

“你要是但凡聰明點,憑著今天的事情,你還可以賣秦三爺一個人情,你倒好,竟然想要陪睡?”

說到這,他譏諷道:“你以為你是誰?國色天香的大美女嗎?先不說秦三爺有瞭心上人,就是沒有的話,以他的潔身自好也是最討厭送上門的女人的。”

心上人三個字讓我心中驀然一痛,不過很快,我便把這種情緒拋諸腦後,我與秦赫說來也不過是一睡之緣罷瞭,相互之間也都是利用而已。

酒吧的工作沒瞭,因為又是深夜,無處可去的我最後還是先去瞭醫院。

此時小寶還在睡覺,為瞭不打擾他,我隻好坐在外面的凳子上休息。

“快讓讓,三號床孩子病危……”

正當我迷迷糊糊要睡著的時候,聽到醫生跟護士的話。

我睜開眼,便看到跟小寶住在同病房的孩子帶著氧氣罩被醫生護士急匆匆的推往急救室。

這個孩子跟小寶都是白血病,年齡相差不太大,住院後兩人經常在一起玩,沒想到……

傢屬哭天搶地的哭喊聲,讓我回過神來,我猛地跑回病房。

看著已經被吵醒坐起來的小寶,連忙一把抱住他安慰:“小寶,小寶……”

“媽媽,我怕,我怕。”

“不怕不怕,媽媽在,媽媽一定會治好小寶的。”

在我的安慰下,小寶顫抖的身子漸漸平息下來,這一夜,也沒等會那個孩子。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看傢屬滿面悲傷的收拾東西,我才走過來小聲的問:“孩子還好嗎?”

話一出口,就見孩子的媽媽捂著嘴痛哭瞭起來,聲音那麼悲傷絕望。

“孩子沒瞭。”孩子奶奶強忍著眼淚哽咽道。

我整個人都懵瞭,這是我第一次面對跟小寶一樣病癥的人在我面前死去,這一刻,讓我心中升起一股巨大的恐慌來。

我好害怕,如果有天小寶也這麼突然間沒瞭的話……

我不敢深想下去,一直安慰自己,不會的不會的,醫生說瞭還有時間還有時間。

早上的時候婆婆過來,聽到隔壁床孩子去世的消息後,也不好受,拉著我到一旁悄悄的說:“你跟佳誠趕快要二胎吧!這樣,如果臍帶血能夠救孩子的話,也能救瞭老大,如果不能的話,好歹還有個孩子安慰。”

聽著她的話,我心中苦笑。

有時候我真想說,你兒子連碰我一下都惡心,我怎麼跟他生孩子?

可我不敢說,雖然老公隻是跟我相敬如賓,但這個婆婆卻對我是實打實的好,我不敢想她知道小寶的身世還有兒子不喜歡女人這雙重打擊下會發生什麼意外。

不過隔壁床孩子的去世,也增加瞭我的決心。

我知道,秦赫厭惡我,甚至想要逼迫我改變想法,或者說,真到那一步,也不見得碰我,可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所以我隻能出下策,用最不入流的方法。

常年混跡酒吧的人什麼三教九流都有。

我賄賂瞭一位跟我關系稍微好一點的女員工,讓她幫我買瞭一些藥。

然後拿出被我要攥濫的名片給秦赫打瞭個電話。

“你好,我是葉初夏,就是136包房的那位。”

那頭的人似乎愣瞭下,而後問道:“想好瞭你的條件瞭嗎?”

隨著隔著電話,也能夠聽到他那威逼的意思。

“想好瞭,我打算換一個要求。”

“你說。”

“我打算讓你吃我一頓我親手做的飯菜,地點我來選。”

說完這話後,我就緊張的屏住瞭呼吸,靜聽著那頭的聲音。

半晌後,就聽到對面傳來一個好字。

我心才放瞭下來。

我在酒店訂瞭一間帶著廚房的房間,並且買瞭一大堆的食材,弄得跟約會一樣隆重。

當我做完一桌子菜後,敲門聲響起。

我打開門,看到秦赫後,心下一喜,隻要沒被放鴿子就好。

“為什麼約在這裡?”秦赫蹙眉問道。

我把早已想好的措辭說瞭出來:“我知道我之前的要求過分瞭,但我是真的喜歡你,所以才會失瞭分寸。”

說到這,我故意低下頭,做出羞愧的模樣。

“我不會喜歡你。”秦赫脫口而出。

“我知道,所以我不敢奢望太多,隻希望你陪我吃一頓飯,就當滿足一下我的願望好瞭,我保證這次過後絕對不會再纏著你。”

“你看,這些菜都是我親自做的。”我討好似的朝他炫耀道。

秦赫點瞭點頭,拉開凳子坐下,簡單的動作他做出來卻那麼好看,優雅高貴。

這樣的男人,若不是那一次的意外的話,我可能連碰他一下衣角都做不到。

想到這,我收斂瞭心思,坐在另一頭,然後端著倒好的酒杯:“來,面對這些美味佳肴,我們先幹一杯。”

“空腹喝酒不好,先吃點菜。”秦赫語氣溫和的朝我說道。

不得不說,如果秦赫溫和下來的話,以他這張臉,想要攻略女人,簡直可以戰無不勝。

若不是還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我也會被他蠱惑。

不過沒關系,事情要慢慢來。

我對自己的廚藝有信心,再加上加瞭料的酒,秦赫一定會手到擒來。

不知不覺間,推杯換盞間,我自己也喝瞭一些酒。

1、2、3、

我心中默數著,最後看秦赫“酒量”不佳的倒下後,我才站起瞭身子。

“秦赫……秦赫……”

我推瞭幾下,看他沒有反應。

心下一喜,連忙托起秦赫往床上搬。

我對下的藥情況並不瞭解,現在看來,這跟迷藥差不多,看來還是需要我親自動手。

不過好在來之前我惡補過這方面的知識,想來應該難不倒我。

我咬咬牙,伸手去解他身上的襯衣扣子。

一顆……兩顆……三顆……

當第四顆扣子解開,露出秦赫蜜色的胸肌後,我忍不住伸手想要往上摸一把。

在美色的蠱惑下,我剛伸出手指碰到他的胸口,我的手腕便被人猛地給攥住瞭。

本來“昏迷”的秦赫一下子睜開瞭眼。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文末閱讀原文】繼續閱讀

或【長按識別二維碼】繼續閱讀

(聲明:小說我們會定期刪文哦,請收藏好原文鏈接方便下次閱讀。在點擊“閱讀原文”後再點擊右上角三個點然後點擊“收藏”就可以哦!)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