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遊戲創業


本文首發於公眾號“遊戲資本論”,遊戲葡萄已獲轉載授權。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

 

孟子的這句名言被許多創業者銘記在心,他們堅信苦盡一定能甘來,但這一幕似乎遲遲未能來到。

據《2018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指出,中國遊戲市場2018年實際銷售收入達2144.4億元,同比增長5.3%,相比2017年23%的增速有所放緩。中國遊戲市場在經歷瞭突飛猛增之後,進入沉寂期。

用戶獲取難度提升、新產品競爭力減弱等問題逐漸凸顯。當時那些蜂擁而入的遊戲創業者,時至今日還有多少留存。

 

創業維艱,資本操控下的遊戲行業創業者,寵兒到棄子的轉變更是隻需一剎那。

創業,躲不過的那些劫

深處行業最前沿的老鄭,對過去一年的遊戲環境深有體會。

 

老鄭在北京成立瞭一傢研發公司,前兩年投入1000萬研發瞭一款RPG重度遊戲,但在發行時與合作方產生矛盾,導致最後上線流水回收不足500萬。

 

發行不順導致公司負債,老鄭隻好優化縮減,原本30人的團隊最終隻留下瞭5個得力助手。

 

去年正值微信小遊戲爆發之際,老鄭趁著市場正熱,打造出一款高自由度策略性的回合制RPG遊戲,然而因遊戲玩法過於冷門不受市場和用戶待見。

 

兩度起落使老鄭對自己的創業生涯感到迷茫,質問自己當初為何要選擇創業,預想中的掌聲與美好杳無蹤影,艱難與無望卻隨處可見。

 

創業不像登山隻要你步伐堅實就一定能抵達山頂,創業處處充滿偶然性,隨著天時地利人和的變換而轉折。

 

在去年,創業受挫的不止老鄭一傢,或好聚好散重新出發,或調整業務茍延存生,或緊跟潮流押寶小程序……

 

“小程序真的能給遊戲公司帶來一波紅利嗎?”老鄭疑信參半的搖搖頭,呷瞭一口煙說:“小程序的窗口可能比較短瞭,用戶不好留存。”流量之爭,大公司之間的遊戲。

 

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是勇敢的同樣也是幸運的,首批遊戲創業者大多都能成功存活,空空如也的市場,隻需占據一片領地即可。而後來者則需先跨越前者,才可能擁有一席之地得以施展拳腳。

 

在廣州遊戲發行公司任職的木木,雖沒有親手編制出一款遊戲,但多年來見過的各類特色遊戲數目也不在話下。

 

在公司的幾年,木木積累瞭遊戲圈一定的經驗和人脈,和幾位要好的哥們不謀而合,便組團成立瞭一傢遊戲發行公司。

 

可誰曾想,以往那深厚的情誼僅僅是基於木木原本在的平臺,別人看中的不是他的能力而是他的平臺,平臺不在情義自然也無。世間的人情冷暖盡收眼底,唯有利字是不變的追求,木木心灰意冷。

 

別人的尊重已然不在,簽下的產品同質化嚴重,市場上種類相似的遊戲比比皆是。就算有後臺渠道幫忙上線給量,但可視化的數據依舊會使產品本相露出,撤回下架隻是時間長短問題,若自己刷量,高昂的投放成本與遊戲營收根本不成正比。

 

“別拿平臺當能力,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吧。”木木無奈的擠出一個微笑。

 

發行比起研發,難度未減反增。隨著移動互聯網紅利消失殆盡,遊戲產業也迎來凜冽的寒冬。

 

從去年開始,移動端遊戲數量增長進入瓶頸期,智能終端出貨量沒有增量甚至出現負增長,為瞭以量取勝產品研發成本不斷攀升,聯運渠道的數據創業公司更是難以獲取,單個產品也無法被挖掘出自身的最大價值。

 

一款遊戲的成功,制作團隊決定其內容,而發行團隊決定其高度。遊戲市場已趨近飽和,不勝枚舉的遊戲團隊廝殺角逐,隻為爭奪那一點點殘餘的存量。

 

小陳是上海一傢遊戲初創公司老板,團隊平均年齡不到30歲。資本寒冬是不爭的事實,小陳原本沒有奢求太多,但當產品項目被行業巨頭看中後,暗自慶幸自己離成功或許隻差瞭一步,但紛至杳來的事端使他的美好憧憬幻滅成灰。

 

由於資本入駐,巨頭的意見幹預著團隊的正常工作,不愉快次數累積矛盾逐漸激化,小陳一直在保持初心還是聽從修改之間徘徊。為瞭保障公司的生存,小陳選擇瞭妥協,按照要求對產品進行優化改良。

 

當產品完成瞭將近70%,一個晴天霹靂突然襲來。發行廠商對此次產品的合作並不知情,因此合作無法繼續。

 

由寵兒淪為棄子,隻需一剎那。

 

已無回旋餘地的小陳隻能帶著自己的半成品,踏上獨自尋找發行公司的道路。

 

資本寒冬也是互聯網寒冬,從京東、知乎、錘子、美團、摩拜,到近期的滴滴等,過去4個月內,至少13傢大型互聯網企業傳出裁員消息,依存互聯網而生的遊戲行業更是刻肌刻骨。

 

競技世界被曝裁員200人,棋牌遊戲受到政策監管,德州遊戲全面退市,甚至連騰訊、網易此類遊戲大戶,也悄無聲息的縮減瞭遊戲崗位。

 

近期A股康得新15億超短期債券違約,踩暴19年的一個雷。經歷瞭裁員,踩雷資金荒,除此之外旗下收購的微電子公司,已經欠薪幾月,如今員工已經申請仲裁工資,開啟漫漫起訴仲裁之路。

 

裁員是公司營收下降最直觀的表象,遊戲公司股價紛紛跌至歷史最低,自身難保更不用談開發新項目,創業公司想要尋找靠山,更是難上加難。

 

大董是北京一傢研發公司的創始人,主產品是頁遊,流水收入相當可觀。甚至躋身2018頭部頁遊排行榜中,全公司都洋溢著欣喜的氛圍。

 

慶賀的氣息還未散去,大董便收到瞭來自某知名公司的法務函。或是創業研發團隊沒有專業的法務,擔心後期利益會受到更大的損害,於是大董選擇與該公司私下協商。

 

令大董沒想到的是,此次協商使公司變身他人嫁衣。雖阻止瞭巨額賠償和官司費用,但最後連公司的股份也要進行轉讓。

 

經歷瞭用心、驚喜、恐懼,大董的創業夢最後成為一場空。如何保住自己研發的勝利果實,也成為創業中的一大難題。

 

創業路上佈滿荊棘,即使摔得頭破血流,也依舊抵擋不住創業者那顆狂熱執著的心。但現在對於遊戲創業者,是一個絕佳的時機嗎?

 

四面八方,盡是楚歌

資本少、融資難是寒冬潮對遊戲行業最直接的表現。

 

當前遊戲行業獲得的融資大多數是通過熟人社交,前幾年僅憑一套策劃書就能“空口套白銀”的套路早已無法實現。

 

資本獲利的方式是通過資本退出,而如今政策限制和市場環境的惡化,都使資本在遊戲產業的獲利難度激增。想要依靠資本運作壯大力量,幾乎不太可能。

 

2018年法蘭遊戲創始人甘來自殺的消息,一度震驚遊戲圈和科技圈。

 

“完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甘來周邊的朋友、同事、投資人無一不表示出震驚。一向給人樂觀開朗印象的甘來,竟會陷入絕境無法自拔。

 

無獨有偶,就在同一天,谷安天下&安全牛創始人李華也告別瞭這個世界。更有創業偶像茅侃侃在朋友圈留下一句:“嗯,我愛你不後悔,也尊重故事結尾。”撒手離去。

 

創業者們相繼離去,餘下的創業者不禁感嘆,創業有風險,選擇需謹慎!

 

創業是個九死一生的事情,沒有誰能夠絕對的把握,窘迫、艱難,巨大的精神壓力等等,這都是創業者要時刻挑戰的困難。或許日漸上升的市場環境會給予一絲他們喘息的空間,但多數被動的環境使他們更加舉步維艱。

 

遊戲行業雖屬於市場邊緣產業,2000億元規模的產業相比其他產業根本微不足道,勢單力薄的創業者又該如何生存?

 

許多人將2018年遊戲產業暗淡的原因歸結為遊戲版號的大面積關停,但實質上並非如此。遊戲版號的關停是給第二年新遊戲的上線帶來影響,往往會滯後,真正的原因是市場,遊戲行業紅海泛泛,市場增速已創歷史最低。

 

隨著版號控制日益增嚴,開發策略孤立保守,未來遊戲行業馬太效應將會愈發嚴重,整個行業缺乏流動性,成為一座孤城。

 

海外市場看似一片光明,然而容量有限,且海外玩傢早已形成壁壘。倉皇出逃的國內遊戲公司,能夠成功上岸的屈指可數,大多數都化作浮屍漂浮在海面。

 

遊戲,拒絕盲目創業

 

2018年以來,互聯網用戶數量逐步見頂,智能終端產品銷售量不斷下跌,消費互聯網開始向產業互聯網轉型。

 

互聯網龍頭企業率先開啟調整步伐,凸顯自己聚焦B端業務的決心。騰訊在2018年組織架構調整中著重強調產業互聯網的重要性,並開啟“成為各行業轉型升級的數字化助手”的戰略佈局。

 

互聯網進入下半場,To C已過,To B已來,產業互聯成為所有行業出路的方向。

 

移動互聯網紅利飽和,勢必會有新終端產品代替手機。對於遊戲行業來說,小程序或許給移動遊戲帶來紅利窗口。

 

近期阿裡遊戲成立互動娛樂事業部,佈局輕量級小遊戲,百度入資蝴蝶互動進入小遊戲市場,抖音小遊戲平臺推出等等。巨頭紛紛入場圈地,手機供應商的快應用也虎視眈眈,低開發成本的小遊戲,成為人人垂涎的一塊肥肉。

然而對於創業者,想要獲得一隅之地依然不那麼容易。並且小程序市場的空地究竟有多大,窗口開放的時間有多久,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不瞭解遊戲行業水多深的從業人群,應謹慎創業,拒絕空有一腔激情盲目創業。

 

選擇遊戲創業的多半是因為自己十分熱衷遊戲,在遊戲中收獲瞭樂趣,希望設計出能夠滿足所有用戶喜好的遊戲,給更多的玩傢玩帶來快樂。

 

《頭號玩傢》中“綠洲”創始人詹姆斯•哈利迪對帕西法爾說:“謝謝你玩我的遊戲”,這大概是遊戲行業最動聽的情話瞭。

 

然而遊戲在中國當下的社會環境,仍然存在許多誤解。社會輿論的壓力還有傢長偏激的指責,遊戲創業者的辛酸很少有人能理解。

 

某遊戲行業從業人員,過年回到三四線城市,從不向親戚提起自己從事的遊戲行業,以免造成不必要的矛盾。畢竟孩子們沉迷遊戲的遊戲,是許多傢長心中最痛恨的。

 

社會標準與行業標準的平衡尺,一直難以放平。遊戲創業者難過的關,或許就是自己的心關。

 

每一個遊戲創業者都是做好瞭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準備,在他們身上沒有退路、沒有後悔。

 

“沒有任何事是一帆風順的,創業不就是為瞭當初那一點點的堅持,創業難,但有什麼不難呢?既然選擇瞭,就一條路走到黑吧。”老鄭意味深長地說道。

殘酷的市場依然無法阻擋創業者前進的腳步。

 

雷軍曾說,“創業真不是人幹的事,都是阿貓阿狗幹的,一個正常人絕對不會選擇創業。因為一旦選擇創業,就選擇瞭一個無比痛苦的人生,壓力、困惑、別人的不理解甚至是看不起,真正能走向成功的隻是極少數,絕大部分創業者都成瞭鋪路石。”

 

創業非常人所能,遊戲創業者更為不易,且行且珍惜。 


推薦閱讀

買量Top 100|隱形守護者|抖音小遊戲|刀塔自走棋

遊戲人眾生相|版號|遊戲公司招聘|APEX英雄


如果你認為寫得好,不妨點個“好看”唄





關註微信公眾號“遊戲葡萄”,每天獲取最前瞻的遊戲資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