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井空懷孕的第246天,評論區留下瞭10000次嘲諷…

點擊上方 藍字  ▲  關註訂閱 女人坊

歡迎轉發到朋友圈

來源:有格(ID: HiYouGe)

蒼井空懷孕已經是八個多月前的事情瞭。

36歲的她,初為人母之後難掩興奮,頻繁在社交媒體上曬出自己的孕照,並和網友們交流自己的個別感受。

所以在微博上,我們看到,幾乎每個月都有這位母親的動態。


是喜事嗎?當然是。

然後翻開評論區,卻是一陣惡臭,因為先前職業的緣故,總有人把不懷好意的嘲諷和挖苦,毫不留情地潑瞭上去。

而這些惡臭之詞,甚至得上瞭數萬人的點贊。



其心之暗,實在令人不齒。

01

12月時,懷孕5月之久的蒼井空,終於下定決心公開這一消息,她猜到瞭部分人的評論會是那麼惡劣,但她決心勇敢地去面對。

所以在微博裡,她寫下:為什麼生孩子?因為我想要孩子。

——一個女人合理又驕傲的需求。

對此,格姐也第一時間發文表示瞭對她的支持,不為別的,能在別人的眼光中堅持走自己想走的路,這本身就是一種強大,理應得到鼓勵。

然而,超出預料的是,文章迅速招致無數嘲諷之聲,其中有人就評論道:人不能太貪心,做瞭biaozi就不要立牌坊。


可笑!

百度搜索“女優”二字的話,我們可以清晰看到,“現今日本女性一種職業的稱呼。”

也許這給我們的印象並不體面,但退一萬步說,她們的存在首先是納稅的合法的,並且有著一定價值。

有句話叫:你可以不理解,但請務必尊重。

曾經格姐看過一部關於日本AV女優的紀錄片,記錄瞭這些人的工作日常。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位19歲的名校高材生,采訪過程中,她始終用“演員”一詞介紹自己,並且臉上始終掛著陽光的微笑,絲毫不覺得有何不妥。

是的,這一職業在日本國民中間並不會被歧視,更不會被羞辱。

塗磊曾經如此自省:任何一個人,一種文化,要得到人們的認可和尊重,首要的就是包容;反觀自己年少時的偏激和桀驁,其實是狹隘的表現,卻還自認為是個性。

——“在包容的基礎上本色表達,在尊重的基礎上真實演繹,三省吾身!”

如今,當這位曾經的當紅女優,選擇沉入普普通通的小日子時,卻被描述成瞭“立牌坊”,甚至,她想要一個孩子的念頭,在這些嘲諷中顯得那麼荒唐。

我想,這種惡意早已超越對一個行業的歧視,更是對女人本身表達訴求的不尊重。

02


當初蒼井空宣佈婚訊時,她這樣介紹自己的丈夫:他不帥沒錢,但他接受瞭我以前的工作。

接受瞭自己的工作,便接受瞭全部自己的命運。

所以蒼井空把餘生交給瞭對方,帶著她所有對普通生活、一位普普通通的女人的小日子的追求和向往,這種熱情早已百毒不侵。

然而,這種接受卻無法延展為更多數人的接受。

其中最可恥的,無非這種嘴上掛著忠義孝悌禮義廉恥、卻滿腦子想著污穢齷齪之事,脫下褲子跪舔穿上褲子罵人的偽君子,他們手裡的大旗上,分明招展著“貞潔”二字。

——“他們深愛著biaozi,又要求每個女人都立下牌坊。”

這種擰巴和尷尬,最終讓他們在無法坦然面對和正視自己對於性的需求時,而把全部的惡意丟給瞭女人。

所以私底下,他們悄悄填滿瞭自己的網盤,在看到蒼井空的孕照時,又風風火火光明正大地罵上一句:XX。


2014年,農民詩人餘秀華在網上發表瞭自己的作品,《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

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

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

至今,我仍記得自己初讀到這首詩時的感動,詩文不長卻眼界開闊意境綿長,時間和空間的限制早已突破,若這是一束光,那照得便是人心底最隱秘的那個角落。

尤其對於每一位渴望自由和獨立的女性來說,這股力量是堅硬的,它讓你知道,所有沒有表達出來的都已死亡,隻有面對和接受才會有出路。

然而,詩在網上傳開後,湧向她的除瞭贊美之外,還有不少的謾罵和攻擊:

“不知羞恥,這也配叫詩”、“簡直是對精神的污染”、“蕩婦”…


我想,這是一種虛弱,不是一個人的虛弱,而是一個群體的虛弱。

一首內涵豐富、深刻高遠的詩文,他們眼裡看到的,卻獨獨隻剩下瞭“睡你”二字,他們說:品行端正的女人,斷不會把這兩個字掛在嘴上。

但背地裡呢,他們又恨不得每個女人都向他獻出殷勤。

為什麼會這樣?怎麼就這樣瞭?

女性作為玩物的舊道德舊倫理,依然深刻地留存於他們的骨子之中,這就使得他們在看到女性追逐自己的訴求時,心驚不已:你們女人怎麼可以這樣呢?

尤其像“性”此等話題,他們表現得更敏感:

女人要端莊,三從四德心裡裝;白天洗衣裳,晚上早早暖好床。

男人可以把《金瓶梅》當黃色小說看,女人寫瞭首詩就成瞭“蕩婦”;男人在熱情飽滿的交換著資源和種子,視頻裡的女人卻不配成為一名母親…

這樣的滑稽和荒唐,還有持續多久?


03


當初在關於舒淇的一則影評中,有人說過這話:

——當初她一件件脫下的衣服,如今正一件件穿瞭回來。

為瞭生存,年輕的她赤裸著躺在瞭鏡頭前,一個女人所有的顧忌和矜持,和衣服一起被丟在瞭鏡頭外。

此後,即使她功成名就,香港街頭上有人見到,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脫星。

她赤裸著走向人海,最後攜瞭滿身星光回來,但這星光越耀眼,越容易刺激部分觀眾蠢蠢欲動的破壞欲,從而把那些過去刻成她身上的一顆亮眼的痣。

如今蒼井空又何嘗不是一樣。

無數雙手扯著她,他們滿臉怪異與興奮地沖她吼道:你休想再穿上衣服。

眾口鑠金,積毀銷骨,註定瞭蒼井空的平凡之路還得很久要走。

我們很遺憾地看到,許多男人從來不願意讓女人長大,不論是心理還是外貌;

他們希望你娃娃臉,希望你傻白甜,希望你幼稚聽話懂事永遠少女;

他們並不願意見到女人成熟,尤其是見不得她們獨立解決自己的訴求。

但是,見不得又怎麼樣呢,聽聽餘秀華在談及“蕩婦”蔑稱時怎麼說的:

——“我愧對蕩婦這個稱謂,一想到蕩婦,就想到眼含秋波,腰似楊柳,在我面前款款而來。而我這個中年婦女,腰都硬瞭,還怎麼去蕩呢,說出來都是淚啊”;

——“好吧,蕩婦就蕩婦,我從堂屋蕩到廚房,從廚房蕩到廁所,後來一不小心就蕩到瞭北京、廣州等地,我寂寞地蕩來蕩去,警察看見瞭問都不問,我愛祖國如此和平。”

羞辱也好,謾罵也罷,這條路我自己走著,並且我將在你們遙不可及的目光中,終究抵達自己期望的終點,那時候,你所有的臟話,在我耳裡都是喝彩與叫好。


今天這篇文章發出來後,我知道還是會有人在後臺留言,表達自己的“正義”。

聽得多瞭,也便不想辯駁什麼瞭。

隻是,“蒼井空”不該是少數,今天她被大多數人用所謂的道德倫理鞭撻著,明天,就可能會是其它一個表達訴求的“我”被嘲諷和拒絕。

要記住,對“蒼井空”的理解,不是對一位遭受不公的女性的理解,甚至不是對一位母親的理解。

而是對所我們心存不甘和欲望的我們的理解。

每個人都和大傢一樣,會痛,會愛,會憧憬,在忠於自己、不主觀傷害別人的前提下,我們每個人的選擇,都應該得到尊重和保護。

又想起當初有男的在推特上提問蒼井空:你睡過多少個男人?

一個充滿挑釁的提問,於是迅速圍過來一堆得意洋洋的臉,他們起著哄,多少個啊?

隻見蒼井空微微一笑,轉過身來,是她標志的那張娃娃臉:

——I’m a virgin.(我始終是處女)

喜歡本文的親,請在末尾留言、點贊哦👍

坊姐個人微信號(ID:fangjielaile)歡迎添加。

長按二維碼,關註女人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