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艱難抉擇!這將決定股市、樓市漲跌的最終出路


 1



貨幣環境的希望與幻滅


在今年年初的時候,人們似乎已經相信央行開始放開貨幣的閘門瞭,因為1月份社會融資增量達到創歷史新高的4.64萬億元,而社融存量同比增速也從2018年12月的9.8%反彈至10.4%。


與此同時,天量信貸數據與財政減稅的預期刺激、以及中美貿易談判有所緩和這些因素交織在一起,讓市場情緒變得非常樂觀。


股票市場一馬當先,上證指數突破3000點勢如破竹,一路高攀的行情讓每個人都高呼苦盼已久的牛市終於要來瞭!


而到瞭三月初,隨著二月貨幣數據的公佈,又給大傢澆瞭一盆冷水。


3月10日,央行公佈的數據顯示,2月人民幣貸款僅僅增加8858億元。除此之外,2月社融增量僅7030億元,而市場預期1.3萬億元,數據幾乎腰斬。


僅僅一個月,冰火兩重天。很多人不僅心中疑問:今年貨幣環境是松還是緊?信貸擴張是否會持續?經濟在2019年會復蘇麼?


因為這三個問題,將最終決定今年股市和樓市的最終出路。



 2



1月天量數據的背後


二月份央行公佈的信貸數據,讓一月份人們幻想的貨幣大放水的幻覺破滅,其實背後的邏輯並不難解釋。


這背後跟進出口貿易有直接關系。根據海關公佈的數據,2月份中國出口同比下跌20.7%,進口同比下降5.2%,貿易順差41.2億美元,收窄87.2%。


什麼意思呢?也就是去年12月份和今年的1月,很多進出口公司因為對中美貿易談判的悲觀預期,害怕雙方加碼關稅而對峙,趕著在12月和1月底之前提前進口和出口瞭大量的商品。


所以,這就導致12月和1月份,大量的進出口貿易商由於短期的經濟活動產生瞭大量的短期貨幣需求,表現出來的就是一月份天量的信貸數據。


這就是一月份和二月份冰火兩重天背後真正主要核心原因,並無其他。


所以,一月貨幣幻象的情況解釋通後,我們就要回到開頭的那三個問題:今年貨幣環境是松還是緊?信貸擴張是否會持續?經濟在2019年會復蘇麼?


因為信貸的擴張,經濟的復蘇大多數的情況下是同向關系。


那麼在過去的經驗上,中國幾輪寬松貨幣的基礎上,我們現在面臨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內需的減弱。所以,兩會上,當局把經濟增速定在6%-6.5%這個區間上,也是能夠表明一個問題,就是2019年上半年經濟增速將繼續明顯走低。


實事求是的講,以目前的經濟狀態,隻有放松一二線城市的房地產市場調控才是幫助經濟企穩回升的關鍵,也就是房地產這個“夜壺”的老路還得走一趟。



 3



歷史寬松對我們的啟示

在中國,想要貨幣寬松,要經歷下面幾個流程:


1、央行引導逆回購利率走低,然後釋放額外的流動性;

2、拿到央行流動性的金融機構(主要指銀行),通過貸款等渠道將資金供給借款人(如政府部門、企業部門、居民部門);

3、實體部門取得信貸資金後,需求相應擴大,最終導致信貸資金流向實體經濟領域,經濟數據向好,最終反饋給資產價格的上漲(股市和樓市等)。


在2008-2009年的貨幣寬松周期,央行三次降準,五次降息,當局甚至在2008年4季度出臺瞭“4萬億”刺激計劃。根據曹德旺的說法,各地的配套資金高達上百萬億。


在這麼大的刺激政策出臺後,全國基建投資增速迅速激升,從2007年的16.2%一路飆升至2008年的22.7%,到瞭2009年又攀升至42.2%。


之後就是2009年股市和樓市的雙牛行情。上證指數從1664點反彈至3478點,而房地產銷售面積增速也從2008年的-19.7%迅速回升至43.6%。


到瞭2014-2016年的貨幣寬松周期,央行又是五次降準,六次降息。但是由於當時大量資本外流,中國的外匯儲備從4萬億水平降至3萬億水平,2015年又經歷811匯改,外儲又流失不少,造成基礎貨幣也就是外匯占款的短缺。所以降準所帶來的流動性凈投放規模並不充裕。


不過,央行從美聯儲學瞭不少貨幣工具的創新,在這個階段推出瞭很多創新貨幣工具,比如中期借貸便利(MLF)、常備借貸便利(SLF)、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SLO),還有大傢非常熟悉的三四線棚改的主要資金來源——抵押補充貸款(PSL)。僅僅PSL和MLF這兩塊加一塊兒就有7.9萬億的規模。這給社會的流動性和信貸的擴張帶來的推波助瀾的作用。


同時,也掀開瞭2015-2016年的超級杠桿大牛市和2016年-2017年的房產牛市。


 4



最後的一條路


所以,從最近這十年兩次貨幣環境寬松所最終所帶來的股市和樓市的雙牛。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央行持續有力的降準和降息。


同時,實體經濟領域的主管單位,比如像基礎設施投資方面,發改委對基建項目的審批進度,財政對實體經濟的支持,都將對經濟層面的引導產生巨大的作用。


而這一輪的寬松周期所出臺個各種政策,以及速度、規模力度,目前看,都還沒有前兩次的蓄能來的大。


而與此同時,我們還面臨一個外部的客觀環境就是中美貿易對峙下,中國經常賬戶順差下降和外匯儲備減少,讓我們的寬松政策預期受到瞭更大的一個限制。所以才有瞭央行行長易綱前幾天在兩會記者會上:“在中國目前情況下,存款準備金率下調還有一定空間,但是比起前幾年已經小多瞭。”這樣一個表述。


所以,貨幣的寬松空間受到限制後,2019年樓市和股市的牛市其實沒有貨幣方面的支撐基礎。


也有人問,會不會通過匯率貶值推動資產價格的上升,這種可能性也幾乎為零。道理也很簡單,中美貿易談判的大背景下,美國不會允許我們通過貶值來促進出口,完成貿易順差。  


那麼就剩下最後一條路:就是全國大規模減稅、財政啟動大基建以及一二線城市的地方政府放松房地產調控,這三件事同時進行去刺激實體經濟。


所以,兩會討論最熱烈的話題就是減稅,而基建方面我們看到政府已經加快鐵路項目的審批進度,未來中國將啟動35條高鐵線路的建設項目,還有投資 2700億元的川藏鐵路拉林段,以及幾個大城市的地鐵輕軌項目。房地產調控方面,年後某些城市也放松的調控,大基調是:因城施策。


所以,隻有這三件事兒走下來之後,把投資重新激發出來,繼續推動經濟增長,最終社會產生增量利潤,擴張出信用,拉動貨M2重新正常增長,這樣才能反哺回股市和樓市的資產價格上。


因此,這也是政策的主要發力點。而央行的抉擇,就是下一步如何持續引導利率向下移動。等這一輪動作都結束後,那麼樓市與股市的價格,自然會繼續沖擊新的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