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不起房的年輕人,得瞭一種“窮病”!

很多人都說自己買不起房,但想買房的心思從沒熄滅過。

剛需大多“窮”

 

中國有句古話叫“不患寡,而患不均”。

 

2018年,全世界大約有74億人口,而全球最富有的26個人的財富總值,與全球38億最窮的人的總資產持平。也就是說,這26個人的資產頂上瞭全球一半人的資產。

 

我們找到瞭2018年的一份薪酬統計數據。

 

 

北上廣深先不說,從表裡給到的數據看,剩餘的三十幾個城市的平均薪酬動輒6千以上。小融認為,這很明顯被高估瞭。

 

為什麼這麼說?

 

平均工資的數值計算方法是由每位在職員工的工資總和除以在職員工人數得來的,而這之中,職工與職工之間,工資存在巨大差異。

 

以表中的北方某二線省會城市舉例。

 

 

分析該城市18萬樣本數據可知,該地每月工資收入在2000–3000的人占瞭33.7%,3000–4500占30.1%,多數的職工月工資集中在這兩個區間。

 

舉個例子,在該城市月薪1萬的公司高管,與月薪2千的底層員工相比,高管和底層員工工資相差5倍。高管的工資和底層員工工資計算平均數,得到的結果是6千,那麼平均工資就是這樣被拉升瞭。

 

但實際更多的人往往到不瞭平均工資的標準線。

 

這種情況下,面對當地1.6萬的房價,對買房感到壓力更大的不是月薪1萬的高管,而是月收入隻有2千的底層員工。所以,對於該地的大部分人來說,一定會覺得房價高。

不買房=不結婚

 

騰訊數據實驗室一份關於《2018購房人群洞察報告》稱,2018年購房人群中,35歲以下的購房者占比74.3%,其中男性約占66.9%的比例。在人口數據中,超過70%的購房者為未婚人群,由此可見,傳統的“婚房”在購物需求中具有很大影響力。

 

 

從近兩年社會現象來看,城裡買房結婚這個在十年前還流行在城市的婚嫁風俗,現如今在農村也已經成為女方結婚的標配要求。

 

一方面,在中國傳統的“重男輕女”思想下,農村男女比例處於失衡狀態;

另一方面,隨著城市經濟發展,農村女性受工作機會吸引,外出務工跳脫出農村,並留在城市的現象十分常見。

 

農村女性持續流出,當地留守女性數量減少,身價水漲船高。

 

由婚嫁帶來的房子壓力,在擁有男性成年孩子的傢庭表現的尤為明顯。

 

尤其是隨著近幾年城鎮化建設、去庫存的政策拉動,三四五線房價不斷高漲,一些縣城房價從過去的三四千漲到六七千的比比皆是,有些甚至已經漲到一萬以上。與當地的收入嚴重不符。

 

動輒幾十萬的買房錢,對農村傢庭來說,湊起來困難重重。

 

《中國傢庭金融調查報告》稱,中國傢庭的儲蓄分佈極為不均。55%的傢庭沒有或幾乎沒有儲蓄,全國傢庭存款增長率在連年遞減。

 

同樣,國際清算銀行最新統計公報顯示,從2012年至2017年第三季度,中國傢庭杠桿率(多表現為貸款形式)從29.7%大幅上升至48%,上升18.3個百分點。

 

存款越來越少,債務越來越多,很明顯,錢都跑向瞭房子。

“窮”的壓力不隻來自房子

 

很多年輕人感到買不起房,並不僅僅局限在存錢的速度趕不上房價上漲速度。

隨著社會發展,物資的充盈,現當代年輕人的消費意識與上一輩人表現出截然不同的態度。但生存支出仍占消費的主要部分。

國傢統計局數據統計,中國居民在衣、食、行等用於保障基本生活的消費支出占總支出的54.2%,居住消費(房租和房貸)占支出比23.4%。

 

今年小融回傢同樣發現瞭一個有趣的現象,之前在一二線城市遍佈的連鎖奶茶店正在三四線大舉擴張,於此同時,一些服裝品牌、餐飲品牌早已在老傢的購物中心落戶,休閑娛樂的連鎖KTV品牌也經營著幾傢,這些品牌的價格與一二線城市保持瞭高度的一致性,有些甚至還高出一二線水平。

三四線城市的產品、消費正在越來越多的模仿一線城市,一並被模仿的還有這些產品的物價。

高漲的消費水平,在擠壓著年輕人的購房的能力。

有限的收入、不斷攀升的房價、日益增長的消費,正在加劇著年輕人和買房之間的矛盾,讓想買房的年輕人患上瞭一種“窮病”。

-end-


覺得不錯?往下翻!

給我個”好看”再走!


急用錢?戳閱讀原文,當天批款!

來源:網絡,本文僅供交流學習 , 版權歸屬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我們將立即刪除。聯系郵箱:kawadika@aliy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