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这几天朋友圈被一部零距离直面生死的纪录片《人间世2》刷屏,一开播便得到豆瓣9.5的高分。
这是部医疗新闻纪录片,以医院为拍摄地点,记录一个个发生在医疗行业的真实故事。这种纪录片看起来不会好受,病魔的残酷,孩子的天真,求子的欲望,悲痛的亲情,赤裸裸地摆在你面前,催泪又戳心。其中一集讲的是肺移植病人的故事,他们等待着有器官可以捐献,望穿双眼。
而今天我们的主人公高敏,是深圳第一位,也是全国第一位器官捐献协调员,她奔波在逝者、医院和生者之间,被称为“生命摆渡人”。

“生命太美好了。”这句话高敏时常挂在嘴边。一个人的器官捐献,可以让3个垂危的生命获得新生,让4个眼疾患者重见光明。
从2005年至今,她共协调完成器官捐献200多例,遗体捐献390多例,眼角膜捐献1000多例。她见证了几百场生离死别,她记得每一个家庭。捐献者家属常会说,如果捐献者有一天离开了,器官可以救更多人,就好像生命得到了延续。
她同时也知道,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背后,隐藏着多少伤痛。

“爸爸爸爸,我可能不行了。我死了以后,你要想着我,念着我,再生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也叫张嘉豪”。这是捐献者小嘉豪对爸爸说的话。他被确诊为神经母细胞瘤第四期,随时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

机缘巧合,她成为“非常义工”。
高敏是山东人,1966年出生在济南商河县的一个军人家庭。父亲讲奉献母亲热心肠,这让她从小就爱帮助别人。后来她从农村来到深圳帮妹妹照顾孩子。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到一辆无偿献血车,想到献血能救人她很开心,慢慢成了深圳市红十字会的一名志愿者。至今,她志愿服务近6万小时,无偿献血300多次。

2005年9月2日,对她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那天她在值班时,接到一位女士急迫的电话。她的女儿金省18岁,刚刚遭遇了车祸离世,想捐献器官让她的生命得以延续。“我女儿多才多艺,成绩名列前茅。医生说她器官都是好的,我想把她的器官留下来,救别人,求求你,帮帮我。”
为了完成这位母亲的愿望,高敏迅速联系各方面渠道,最终她女儿捐献的器官,拯救了另外三个人的生命,让四位眼疾患者重获光明。
无意中,这成了我国首例无偿多器官捐献案例。高敏觉得捐献器官是件伟大的事,值得去做。2007年,她正式成为深圳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专职协调员,也是我国第一个器官捐献协调员。

生死协调,她用真心一路向前。
协调捐献者、医院等相关部门,料理身后事,成了她的专职。有人说要钱没钱,你到底图什么?她反问,钱能买来信任吗?她拥有最多的便是捐献者和家属的信任。这是生命最后的托付,这种信任让她感到无上光荣。
遗体捐献者被医学系学生尊称为“无语体师”,器官和遗体是他们留给世界的最后一份礼物。帮他们完成心愿是高敏最宝贵的财富,所有的捐献者都被她牢牢记在心里:
2008年,在深圳打工的27岁的杨杰,遭遇了车祸,医生诊断为脑死亡。这个年轻的打工仔,经由他妻子,捐献了心脏,肝脏,肾脏,眼角膜和皮肤,共救治了八个人。
●2012年05月09日,11岁男孩小田干的母亲袁德珍女士艰难的做出捐献儿子全部器官遗体组织的决定。
●2017年08月18日,赖善轩宝宝的父母亲在填写登记宝宝身后器官遗体捐献志愿。
●2017年09月30日,91岁的抗日老战士许忠诚老人和84岁的老伴杜翠莲一起登记遗体器官捐献。
她的本子上密密麻麻写着很多名字:第一位遗体捐献者是2009年1月9日,刘国桢先生;年龄最小的捐献者是2010年11月9日,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3个小时的可爱宝宝谭典典;年龄最大的捐献者是2015年6月19日,102岁的王本银老奶奶。
这些年来,她几乎全年无休,24小时待命。她总是穿着红十字会的白T恤,脖子上挂着一条汗巾,走到哪都背着十几斤的书包,里面都是捐献者的资料,时刻准备着跟时间赛跑。
她常常也会觉得心累,难受的时候,喜欢去公园坐坐,看看蓝天白云。她喜欢“删除”这个词,那些压抑的情绪,不好的记忆删除掉,接下来,还有好多事情等着去忙呢。

死亡的凝视,让我们学会加倍珍惜生命。
在深圳吉田墓园有3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叫“光明树”,自2006年5月以来,树下已陆续安葬了一百多名角膜、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高敏没事就爱来这看看。
有些人说她是“劝捐员”,每一次她都认真纠正,“我是协调员,不是劝捐员”。相反,她不但不“劝”,甚至不会主动联系捐献人。曾有一位捐献女儿遗体的父亲因犹豫错过了时机,事后埋怨为什么不多劝劝他,高敏认真地说,“你的心情就是我的心情,所以我得尊重你的想法,我只能等待你的信息”。
器官捐献的过程并无快乐,毕竟面对的是一个生命的逝去,只能说能够救人了,能够延续一个又一个生命,心里便会有种安慰。

据统计,我国每年大约有30多万器官衰竭患者需要进行器官移植,而每年实现手术的只有1万多例,很多的病人,都在漫长而痛苦的等待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高敏曾经协调过歌手姚贝娜的器官捐献,她的一首《心火》最能体现高敏的心声:宁可壮烈地闪烁,不要平淡地沉默,因为曾去日无多,才懂我想成为的我。捧着心,面对火,害怕却不退缩。狠下心,蹚过火,重生在缝补过的躯壳……
在生与死面前,一切身份、地位、名利,都已变得不重要。捐献者留下的这些生的希望,仿佛证明他们存在过,或是依然存在着。当一个器官从一名逝者身上传递给一个生者,这生与死之间的摆渡,是轮回,也是新生。

来源:网络,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联系邮箱:kawadika@aliy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