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弃路边草丛的黑人混血00后上大学了,上海阿婆18年心酸让人动容

2000年的一天,上海浦东北蔡镇长征村,阿婆朱水宝挎着篮子上街买菜,突然听到路边的草丛里传来啼哭声,拨开草丛一看,有个破破烂烂的小竹篓,竹篓里躺着一个婴儿,全身起着痱子,身旁还留有一张纸条,写着“生于7天前的8月1日”。
这个孩子就是朱军龙,后来被很多媒体报道过的“在上海长大的黑人混血弃婴”。
说起当年的事,朱水宝说:“早上经过那里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他们都没有管。但我觉得这个小孩不弄的话,可能活不过2个时辰了,救命最要紧,以后的事我没有想过。知道他是黑人以后,我也不知道该把他交给谁,我就觉得他出生在中国,总归是中国人,那我就把他带大。”
“在中国做出色的人,品德是第一位”
从小到大,朱军龙都和奶奶住在一起,他的姓氏也随奶奶。但在医院开具的证明上,朱军龙的身份却是“非华裔黑色人种”。
朱奶奶没读过书,但一直很要强。17岁那年,母亲去世了,她和两个姐妹相依为命。她看到别人家盖平房,她就想法盖平房;看到别人家盖楼房,她也要把楼盖得和别人一样高,在村子动迁之前,终于也有一个很大的房子,家人都住在一起。
全村人都很敬重朱奶奶,但她还是很有危机感,一回忆起从前,朱奶奶就要皱眉头:“带这个小孩真是太苦了,比我自己的三个孩子加起来都苦!他皮啊!拿剪刀去插插座,拿火去点别人田地,我一直和他讲,你要好好的,争口气!不要给人家看我们笑话!”

奶奶的要求虽然很严格,但童年的朱军龙还是每天乐呵呵的,特别爱笑。如今的倒是腼腆了很多,当摄影师进入卧室的时候,他赶忙挡住衣柜上的照片说,这个不要拍了。
看到奶奶翻出旧照片,又吃惊地说:“这些照片你怎么都还留着啊?你留着它们干吗啊……”语气里有一丝大男孩害羞的感觉。
朱奶奶对待朱军龙,有时候很像复读机。很多话她一重复就是十几年:“人要做得真心实意,要在我们中国做出色的人。品德是人在社会上的第一位,不能偷、不能骗,一定要好好地走一套正当的路!”
“我一定要把他培养好,绝对不放手”
2004年的时候,朱军龙因为没有户口的问题,没法进幼儿园,福利院也因为他国籍不明,而不愿接收。2007年,朱军龙才开始以借读的形式进入小学。没能让朱军龙接受足够好的教育,一直是朱奶奶的心病。
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朱奶奶拉着朱军龙跑遍了整个浦东。朱军龙回忆说,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原本喜欢跑来跑去的他变得不爱动了,“记忆里全是走路。每天走,每天走,走完这家走下家。我都已经这样了,可想而知她,毕竟那时她已经快七十岁了。所以到今天她还是老和我提这件事,因为她投入的太多了。”

朱奶奶全情投入了三年,她不委托任何人。因为她知道这件事太难,干脆总结出一套自己的话术,说这个小孩是中国人头上的一朵红花,是中外友谊的见证。
2014年,朱军龙的收养证和户口终于办了下来,逢年过节也总会有人到朱奶奶家慰问。朱奶奶说:“这么多人关心,我一定要把他培养好,绝对不放手!”
回来别忘了说:“奶奶,我回来了!”
其实,对朱军龙来说,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他也从没想过要去寻找亲生父母。
小时候,弟弟朱军虎总是尝试把自己晒黑,妈妈也骗弟弟说,他也和哥哥一样是被捡来的。很多快乐的记忆都留在那个村子里,特殊的身份并没有让朱军龙感到不舒服,真正让他感伤的是村子的动迁,因为小伙伴们再也不能一起玩了。
如今朱军龙已经是一个体重200多斤,身高将近1.9m的壮小伙了,也有了很多现实的苦恼。2018年夏末,朱奶奶的亲生儿子为了做民间借贷的生意,偷偷挪用了自己母亲的200万购房款,后来被人欺诈,血本无归,还欠下了高利贷。
原本等着朱军龙成年,就要搬出去的朱奶奶,只得继续和朱军龙住一起。朱军龙一直都没想过要和奶奶分开来住。他说,其实很多事情他都懂的,他知道说什么样的话可以让奶奶开心,只是他说不出口,因为说出来自己觉得别扭,那些话不符合他们这代人的表达方式。

“为什么大家都那么不知足呢?我觉得现在这间房子挺好的啊,住我和爷爷奶奶也完全够用。我现在去朋友的VR店里打工也很好啊,怎么就不是正经工作了呢?”朱军龙百思不得其解。
2018年秋天,朱军龙地考上了一所大专,他搬到了学校住宿。周末回家,朱奶奶每次都要抱怨朱军龙为什么进家门不说:“奶奶,我回来了!”
但朱军龙很开心,因为听到抱怨,说明奶奶依旧生龙活虎。
两人之间,仍然有很多事不可言说,可能永远都无法言说。奶奶继续复读机,朱军龙继续开着玩笑,但他们之间的感情,从未变过。

来源:网络,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联系邮箱:kawadika@aliy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