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条红内裤,我原谅了妈妈。”

亲子关系,是每一个人都无法逃脱、必须面对的真实课题。而真实总是不尽如人意的,竭尽能力想做好父母的,总在不经意间,以爱之名伤害孩子。绞尽脑汁想讨爸妈喜欢的孩子,却在一次又一次碰壁中,竖起一道坚硬的屏障。今天的文章是一组采访,聊一聊亲子关系中,那些伤痕与和解。@小毅:“离婚那天,妈妈要了房子。”我一直以为妈妈很爱我,直到她和爸爸谈离婚。那是一个冬天,窗外的天压得低沉,云很厚,却没有一朵白的。爸爸妈妈围着一张大理石茶几坐着,谁都不愿先打破沉默。过了很久,妈妈突然抬起了头,飞快地瞥了我一眼道:“以后你跟爸爸,好不好?”她嘴角浮现一丝讨好的笑,带着愧疚,又带着点急迫,生怕我不同意似的。我没想到妈妈当真不要我了。在此之前,我始终笃信,就算全世界抛弃我,妈妈都不会抛弃我的。我想咆哮,想呐喊,想痛哭,但话落到嘴上,却只有一句冷冰冰的“好啊”。妈妈在听到这两个字以后,心情明显轻松了很多,她的话一下就多了起来,像安慰我似的:“妈妈以后还是会经常来看你的嘛,你要是想妈妈了,也可以来找妈妈啊……”我一个字都听不下去了,我的胸口快要炸裂了。我丢下一句“随你们的便”,就匆匆地逃回了房间。天知道那个晚上,我是怎么度过的,我醒了睡,睡了又醒,天塌地陷似的,哭得两侧肋骨都隐隐酸疼,喉咙像要汨出血。我的妈妈不要我了,她在我和房子之间,选择了房子。@姜糖:“她把所有的鸡腿,都给了弟弟。”我漫长的童年,是一个很俗套的“重男轻女”故事。妈妈把什么好的都给了弟弟,家里买了葡萄,弟弟吃整串的,我吃边上零星掉下来的破皮的。饭桌上的鸡腿,永远是给弟弟的。她叫他“乖乖”,叫我“死女包”。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弟弟和我打架。准确来说,是弟弟打了我。为了一颗玻璃球,他把我飞踹在地,用脚狠狠地剁我的肚子。那副狠厉的样子,跟所有骄纵坏了的孩子一样。我不能被踢死,便趁势抓住了他的脚踝,刚把他掀翻在地,妈妈就看到了。她飞快地跑过来,一把抱起弟弟,然后侧身踢了我一脚:“你作死啊,敢打弟弟!”她把我从地上拎起来,狠狠地揪我的耳朵:“再让我看到你打弟弟,我就打死你。”我疼得尖叫,辩驳道:“是他先打我的!”随后妈妈说了一句,我这一辈子都会记住的话:“你个死女包,死就死了,死了更省心。”原来,在妈妈眼里,我是一个应该去死的女儿。@阿峰:“我真的没偷过钱。”从小到大,爸妈都不信任我。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他们都觉得我在撒谎。班上要交资料费,他们要去问过同学的家长,才肯相信是真的。我的考试成绩有了进步,爸爸的第一反应,是“你是不是作弊了”?最令我心寒的,是有一次家里丢了钱。爸妈根本不等我辩驳,就把我拎起来痛打一顿。我发誓真的不是我,爸妈的回答简单粗暴:“不是你,还能是谁?”兄妹3个,他们只怀疑我,因为我是成绩最差的。在爸妈眼里,成绩最差的小孩,似乎就有了原罪。家里电器坏了,一定是我弄坏的。弟弟妹妹哭了,一定是受了我的欺负。就连邻居家的小孩,跟他们说了几句是非,他们都不分青红皂白,回来就责罚我。这种不信任感,贯穿了我成长的始终。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算真正的做对了。我只能选择逃离那个家,16岁念高中,19岁念大学,同学们都选择离家近的学校,我却欢天喜地地报了最远的志愿,我不知道怎么弥补亲子关系,唯一能做的,就是逃离。@静雅:“求求你们,别再为我好了!”我很羡慕那些能和爸妈谈笑风生的孩子。我不能。从小到大,爸妈都对我很严厉。坐姿要端正,吃饭不能说话,一天只能看一集动画片,九点必须上床睡觉……外人看来,爸妈对我很好。他们给我报昂贵的特长班,买漂亮的小裙子,衣食住行力求最棒,我该是世上最幸福的小孩了。但事实不是。我始终处于一种矛盾和挣扎中。一方面,我知道爸妈爱我,另一方面,我又讨厌父母向我施予的强权——他们说一,我就不能说二,否则就是不孝,就是叛逆!他们不准我跟朋友出去玩,别说十点以后了,就是八点钟回家,都免不了一顿训斥。他们会过滤我的朋友,盘问谁的学习好,谁的家境好,然后勒令我,跟那些学习成绩不好的绝交。他们甚至会偷偷跟踪我,看我有没有早恋!父母对我的控制,严苛到变态的程度。他们总说是“为我好”,却不知道他们的“为我好”,让我心碎了多少回。我养过的小动物,被他们送了出去。我喜欢的明星海报,被他们剪碎丢进垃圾桶。我甚至连头发的颜色,都不能自由掌控。高中毕业那会,为了庆祝自由,我跟朋友去做了一个红色的发型,谁料一进家门,就被爸爸大骂一顿,他粗暴地拽着我,又一次走进了理发店,让造型师帮我把头发全剃了……爸妈是第一次做爸妈。孩子也是第一次做孩子。没有行动指南。没有标准答案。甚至很难断定对错。一切都只能靠两代人,在磨合中一点一点地探索和重塑。那些成长阶段受过创伤的孩子,终其一生,都在寻找弥补与和解。而遗憾的是,有些和解终究来临,有些却始终缺席。以下四段口述,依旧来自上面四位主人公。@小毅:“因为一条红内裤,我原谅了妈妈。”十几年过去了,我早接受了自己成长于一个破碎家庭的事实。这些年里,妈妈每次来看我,都会给我买一大堆吃的,她一讲起往事就抹泪,一遍遍求我原谅她,她说妈妈也有妈妈的苦衷,妈妈并不是个好妈妈,但妈妈是爱我的……这些话令我难受,但原谅二字,却没有那么简单。直到一个寻常的午后。我请朋友去喝咖啡,经过巷子时,突然看到了妈妈。她弯着腰,在一个杂货铺前翻捡一堆纸皮,背影看起来笨拙极了,手一动,腰间的衣服就往上缩,大半截皮肤裸露在外,那条肮脏的、老旧的红裤衩,就这么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样子既邋遢又狼狈,而妈妈丝毫未察觉……我就在那刻原谅了她——原谅了她不要我。她拿什么来要我呢?她没有工作,连自己都养不活,又拿什么来养我?我跟了她,就要过跟她一样的苦日子。可爸爸不同,爸爸有工作,还有钱,他能送我去最好的学校,给我买最漂亮的球鞋,满足我物质上的一切需求。我那个一无所有的妈妈啊,放弃了我的抚养权,把我留在了爸爸身边,留在了她认为的好生活里。@姜糖:“妈妈,你去爱弟弟吧,我认了。”我今年28岁了,早有了自己的孩子。对爸妈的感情,早说不上恨了——青春期的一切,就像一个陈年伤疤。不痛了,就当好了吧。今年弟弟也要结婚了,妈妈把我们姐弟叫到家里,当着众人的面,分配家里的财产。她说房子和铺子,都是留给弟弟的,我已经出嫁了,她就不欠我什么了。很奇怪,听到那些话,我竟然没有愤怒。都在预料之中,不是么?妈妈说得对,她养我这么大,原本就不欠我什么了。她要爱弟弟,就让她去爱吧,我早就认了。这算和解吗?大概也不算吧,只是认了,而已。如果非说这段经历留给我什么,大概就是“感同身受”吧。如今,我几乎是竭尽全力,来善待自己的女儿,哪怕工作再忙再累,都要陪她逗她。丈夫时常笑话我,说我是个女儿奴,我没法跟他解释——我曾经经历过的一切,打死都不能让我的女儿,再经历一次。@阿峰:“十几年了,我依旧渴望认可。”这些年,我过得并不顺利。大学毕业后,我换了好几份工作,又辗转去了很多地方。我总想混出一点模样给爸妈看,向他们证明,我不是一个糟糕的儿子。可事实是,我根本什么都证明不了。26岁,我依旧一事无成,既没有拿得出手的工作,又没有好看的收入,就连女朋友,都没有一个谈成的。我甚至开始怀疑,爸妈对我的轻视,是否始终情有可原——或许,从头到尾,我就是一个差劲的人。倒是爸妈变了,他们总在电话里,叫我多回家看看,也经常聊起我小时候的事,说我以前有多么地调皮,他们为我操了多少心。今年中秋,大姨来我家做客,突然跟妈妈说起,好多年前,家里丢了十块钱的事。大姨说:“你们也真狠心,为了十块钱,把孩子打成那样。”妈妈竟突然拉着我的手道:“其实,我和你爸都知道,你虽然调皮,本性却不坏,那十块钱真不是你偷的。可天知道,当时怎么就下了那么重的手呢?”妈妈说着说着哭了,她说这些年,我东奔西跑一定很辛苦,是他们不好,没给我创造好的条件,她说她不是一个好妈妈,希望我能原谅她……@静雅:“爸爸,多希望你还能再骂我一次。”考大学、读研、找工作、嫁人,父母的严厉教育,为我缔造了一个没有惊喜,却又四平八稳的标准人生——我终于活成了别人家孩子的模样。我当然原谅了他们。一是自己长大了,终于能谅解那颗父母心。二是这些年,家里发生了很多变故,父亲前年去世了,妈妈身体也不好了。我甚至开始怀念,那些被父母管束的日子。多想回到十八岁的夜晚啊,我一推开门,就看到父亲站在院子里,他把手叉在腰间,因为我晚归十分钟,喋喋不休地训斥我两小时……我发誓,我一定不顶嘴了,我就站在他跟前,安静地听他唠叨完。可是,爸爸再也回不来了。就连妈妈,也老成了一个缩影。她时常坐在角落里,一坐就是大半天,电视上的明星,她都不认得了,我告诉她一些新词,她也听不懂了。她说她时常梦到爸爸,梦到我小时候的样子……有时候想想,亲子关系真是个怪物啊,我们用尽一生去试探、磨合,可直到一切都来不及了,才想起拥抱彼此。推荐阅读“前女友得了癌症,向我借5万块钱。”22岁嫁给爱情,28岁离婚了
“3胎女儿,负债8万,备产第4胎。”
“原谅我4次的女人,我出轨第5次报答她。”
“我骗了4个姑娘裸婚!”

.▼.作者简介甘北,你的情感闺蜜,我有一间大房子,活够了就去死。我还有一个公众号,写男欢女爱,也写世情冷暖,欢迎你来做客。微博:甘北Lily,个人公众号:甘北(ID:ganbei1990)。

来源:网络,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联系邮箱:kawadika@aliy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