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影院的消失,并不意味着死亡

昨天写了坐落在宁波路上的新光影艺苑即将于今年9月起改造,从目前三百人厅的规模变成不足百人的小厅。有曾在新光影艺苑工作过的朋友留言感慨万千,回顾那些年大家一起追过的内部资料片。

其实,上海电影的内部资料片放映是一个值得探究的课题,它为何出现、又以何种形式存活,现在又出现了何种变体,它有何种不能言说的内容,又与中国电影资料馆有何异同等等,完全是一段隐秘而有趣的上海电影亚文化历史。

新光影艺苑光靠内部资料片就能活下来?显然不是。根据电影101工作室于1999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自行印刷出版、免费派送给观众的“电影节十日谈”记载,新光影艺苑在1997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楼上这个三百人的厅在放电影节的展映影片,而楼下售票处隔壁则是一家有着七八根球道规模的保龄球馆,可以想见是影院自行开建或者收取租金来维持运营的。据作者陈雷描述:保龄球馆里的人比楼上看电影的人多。

上海的影院在吃西北风的时代里有过各种各样的多种经营模式,安福路大名鼎鼎的内部资料片顶级放映场所永乐宫(其音响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上海影院中的顶配级),其底楼一度曾经改建为酒吧,笔者有一次进场看投影放映的镭射影碟电影,坐的就是酒吧椅。

更多的影院禁不住经济大潮的汹涌而关门结业。回顾一下上海国际电影节这26年的展映影院,就能知道哪些曾经承载了很多人美好记忆的影院已经荡然无存。这些影院的消失,并不意味着死亡,而只会让我们更珍视、更值得保有、更挖掘魔都观众的集体记忆。

此前看到过好几篇公号写因为一些小店消失了,于是就判定永康路已死、东平路已死,这样的说法至少对于几乎每天都要经过这两条小马路的笔者来说,还是略过偏颇。九十年代时永康路蜿蜒的居民区里隐藏着的录像带租赁点老板的隐秘身世、八十年代时东平路京剧院门口一边热烈讨论007一边踩着梧桐树落叶沙沙作响的烫着飞机头的迷影小阿飞,那些也都是永康路和东平路最美和最美好的记忆之一,永康路和东平路绝不会因为这些风景的不在而被判定已死,正相反的是,永康路和东平路恰恰因为这些已经消失的风景,而永远地活在经历过那些风景的人们的记忆里。

希望魔都影迷都能做个有心人,保有你的电影记忆。就像若不是下面这张照片里的场刊,笔者也差点忘记十年前的自己曾在新光影艺苑里组织放映过这些电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