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记事 | 为了找选题,我们来到了丽江。

大家好,我是温迪。
大家好,我是 Luka。
这周,我们又没有选题。
我们是编辑部的知名选题难产大户。
每周五的选题会,我们不报则已,一报即毙。为了让我俩生产选题,这个月主编已经不辞劳苦,为我们在凌晨加开过两场选题会了。
在此,对没有放弃我俩的主编说声感谢。
我们想把找选题未果的心路历程发出来,做个新媒体人的旧历年终总结。
大家在阳历新年的时候把总结都做完了,春节的时候就没啥事儿干了。
我们抓住这个当儿写总结,看得人会多一点。好让大家了解我们虽然没有选题,但我们依然是勤勤恳恳、态度端正、永不言弃的……好编辑……
抓住读文章的你的心,主编放弃我们的时刻,应该会再推迟几天到来。
我们不是在找选题,就是在找选题的路上。
music.Equal Stones,Endless Melancholy – Disappear in Light
1、@ Luka
那天跟卢回去到公司六楼的天台抽烟,我跪下来就向天空呐喊:
老天你给我一个选题吧!
接着躺在了地上。我看到 CBD 的百米高楼们坚挺地耸立着,天高云荡,分外缥缈;阳光倾泻下来,像有一双热手在抚摸我的面庞。
我感慨自然和人类世界的伟大,我似乎忘记了什么,也不想想起来。

2、@ Wendy
每次找选题,我都会去逛豆瓣小组。
一年过去了,我知道豆瓣小丁丁互救会是最苛刻的小组,长于三厘米的小丁丁,哪怕只长了 0.5 公分,都被禁止入内。
每日提肛打卡小组,为几千名痔疮患者提供了群体自律的强大激励作用。
世上最沉默小组建于 2007 年,65107 人的大组至今鸦雀无声。
有次,我实在忍不住,发了一句“我就想知道大家都这么听话吗”,才知道不是大家不说话,而是你说的话根本就不会被放出来。
而我的那个选题,艰难得就像乳头内陷互吸小组里的小乳头,依然没有冒出来。

3、@ Wendy
今年有一百多天的朋友圈,我都在致敬 3Bangz ,在朋友圈发“交出你的选题,或者交出你的性命”。
起初我还会收到很多条性命。
后面我连点赞的姓名都没有再见过了。

4、@ Luka
来公司半年,每次打车回家,都会抑制不住那个冲动,说句——
“师傅,最近开心吗?
师傅,你们做的士司机的,平时过得好吗?”
直到有一次我刚上车,白色比亚迪快车的地中海车主就主动问我:靓女,你霖到你既选题未啊?
我“哇”一声叫出来,双手扒住两个前座:师傅啊,仲未啊!救我啊!
类似事件发生人群包括但不限于:
所有同事,公司 34 层清扫工来自湖南的陈阿姨,喜欢在值夜班时偷玩手机大厅的保安小关,隔壁美容公司抱着小孩上班的职员露西,楼下商场负一层星巴克的咖啡师 Allen,家楼下发型师 Tony 唐……

5、@Luka
讲真,我家写字台上有一条金鱼,我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跑去喂它,一边喂一边默默祈祷:拜托今天顺顺利利吧。到周五时,祈祷也会变成:今天要有选题啊。
把它当活锦鲤拜了半年后,它胖成了球。

6、@ Wendy
因为没有选题,公司 HR 找我面谈并发出书面警告通知书,面谈过程中,我问 HR 要了选题。
HR 说:就没见过我这么厚脸皮的。
HR 没有给我选题,所幸这次面谈被我写到了这个叫“没有选题”的选题里。

7、@ 走火入魔有话要说的仙草
我已经想好了过年回家怎么跟那些 acquaintance 长辈打招呼:用采访提纲跟他们聊天(聊选题)。

8、@匿名
我会把朋友归类有选题的一类和没选题的一类。
我认为真正的朋友是不会在我向他们频繁要选题后逐渐远离我的。
我理想中的好朋友,跟别人聊完天后会第一个想到我并说:
“欸,你看一下他说的这段话适不适合做你的选题。”
我就有一个这样的好朋友,他是主编:)

9、@ Luka
周五选题会,周四、周五是我轰炸各种微信群的高峰时期。
通常我会在群里发一个这么大的红包,把大家喊出来,扔出选题,让大家说出自己的感想。
这种操作的确会让我短时间内收集到较多素材,但有时事情也会脱控。比如——
第一种,奇葩鬼畜向。有次我想写「我很期待变老」,一位外号是蹦迪 queen 的朋友看到该话题,连发八个震惊表情,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抗拒变老:
“一点都不期待!老了会被别人抢老公,现在可以抢别人的老公!”
第二种是,激发辩论欲望并一发不可收拾向。有次我试探性地在问「大家过年回家会不会跟爸妈有争执」,激发了群里一位因为跟爸妈三观不合决定不回家的大哥的倾诉欲。
而另一位幼教老师则写了三段七百字的长消息反驳这位大哥,眼看着火药味四起。我捏捏厚脸皮说“咦,大伙好久没见了,元旦一起跨年吧”……
第三种,指导选题向。经过我几次灵魂拷问之后,群里的朋友们已经树立了选题意识。
在我问他们「有没试过带爸妈到自己的出租屋」时,有人主动建议我,不如试着写「听爸妈的话」……
于是,选题顺利崩塌……

10、@Luka
虽然我进公司只有短短四个月,但就像认识了大家一辈子一样:大家把各自这辈子的故事经历(未来设想)都讲出来了。
图源见水印
11、@Wendy
这个“没有选题”策划没被提前上报。交稿前一晚临下班时,我得意、自信跟 Luka 说:Luka ,走,下班,明儿交稿!最好不要给我毙稿,给我毙了我就……我就……
后面的 Acher、Blake 以及仙草异口同声:那你就再写呗……
呵,恭喜你们,又成为了我“没有选题”的选题素材。

最后

好了,我们已经把我们的辛酸新媒体道路之选题篇整理完毕。
有人说干嘛要把这些东西写给读者看,跟他们相关么?
呵,怎么就不相关了,善良可人的读者知道这些努力的荒唐事儿后,能不给我们选题吗?
我是温迪,我是Luka,我们在这给大家拜年了:
祝大家猪年有肉吃,有人抱,不长肉,天天笑。
(提前预告一下,除夕当天,我们会上线一个超级可爱超级好玩的猪猪拜年策划,见者有份,敬请期待)
好了,如果你有看我们昨晚的推送,一定知道 WYN 的编辑部全体成员都来丽江玩(上班)了。
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之一,当然也是找选题啦。
想跟你们聊聊天,比如,说说你们最近关心的事吧。
晚安。

来源:网络,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联系邮箱:kawadika@aliy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