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駕駛可否免予刑事處罰?

司法實踐中,曾有醉酒駕駛機動車

但因情節輕微,被免予刑事處罰的情況

那麼,刑事案件滿足何種條件

才能免予刑事處罰?

醉酒駕駛可否免予刑事處罰?

本期小編對此問題整理瞭

相關裁判規則和學者觀點

供法律人參考

裁判規則

1.醉酒駕駛機動車但情節輕微的可被免予刑事處罰——歐某危險駕駛案

案例要旨:醉酒駕駛機動車的,構成危險駕駛罪,但是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對於情節輕微的判斷,應結合犯罪的性質、情節、後果來認定。行為人醉酒駕駛的行為未對被害人造成嚴重傷害,且肇事後積極賠償損失、有悔罪表現、達成被害人諒解的,可適用免予刑事處罰的規定。

審理法院:廣東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

來源:《人民法院報》 2014年4月3日(第3版)

2.突發情況下醉酒駕車未發生實害後果,犯罪情節輕微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吳曉明危險駕駛案

案例要旨:當事人系因親人突發疾病,情急之下才醉酒駕車,未發生實害後果,社會危害性、主觀惡性及人身危害性都較小的應當認定其犯罪情節輕微,對其可以免予刑事處罰。

審理法院: 廣東省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

來源:《刑事審判參考》2013年第5輯(總第94輯)

3.人民法院可以對犯罪行為輕微、社會危害性小的案件,對依法構成犯罪的人適用刑罰,直接免予刑事處罰——浙江首例危險駕駛定罪免刑案

案例要旨:人民法院在案件量刑上可以犯罪行為的社會危害性大小為依據,考察案件的不同情節,對依法構成犯罪的人適用刑罰,直接免予刑事處罰,以實現刑事責任的承擔。在危險駕駛案中對犯罪事實、行為性質、認罪態度等各種量刑情節綜合考量後認為具有多個酌定從寬情節,系犯罪情節輕微的刑事案件,應對被告人宣告有罪,但免予刑事處罰。

審理法院:浙江省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

來源:《浙江審判》2012年第2期

4.酒後駕駛致人重傷負全部責任的行為人案發後有自首、履行賠償協議等情節,得到被害人方諒解的,對其可免予刑事處罰——冉啟祥交通肇事案

案例要旨:行為人酒後駕駛機動車致被害人重傷,在交通事故中負主要責任,依法可構成交通肇事罪。但行為人於案發後自首,與被害人達成賠償協議,積極賠償,取得被害人傢屬諒解,綜合上述量刑情節可對行為人從輕處罰,並適用犯罪情節輕微的規定,對行為人免予刑事處罰。

案號:(2016)黔2301刑初236號

審理法院:貴州省黔西南佈依族苗族自治州興義市人民法院 

專傢觀點

1.免予刑事處罰的適用條件

免予刑事處罰是一種非刑罰處罰方法。刑罰的目的是通過教育挽救犯罪分子達到預防犯罪的目的。對於犯罪情節輕微的犯罪分子,其犯罪行為對社會的危害不大,根據案件的不同情況,予以訓誡或者責令具結悔過、賠禮道歉、賠償損失,或者由主管部門予以行政處罰或者行政處分同樣可以達到刑罰的目的,不僅節約瞭司法資源,也體現瞭罪刑相適應的原則。

本條(編者註:本條指《刑法》第37條,以下簡稱本條)包含兩層意思:

(1)對於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犯罪分子,可以免予刑事處罰。這裡的“犯罪情節輕微”和“不需要判處刑罰”是“可以免予刑事處罰”必須同時具備的兩個條件,也就是說,隻有在既“犯罪情節輕微”又“不需要判處刑罰”的情況下,對犯罪分子才“可以免予刑事處罰”。“犯罪情節輕微”,是指已經構成犯罪,但犯罪的性質、情節及危害後果都很輕。“不需要判處刑罰的”,是指不適用刑事也可達到教育目的,犯罪人已認罪、悔罪等,對其沒有判處刑罰必要的。

(2)對“免予刑事處罰”的犯罪分子,可以根據案件的不同情況,采用非刑罰方法處理。根據本條的規定,可以采用的非刑罰方法包括兩種情況:一是在人民法院判處免予刑事處罰的同時,根據案件的不同情況,對犯罪分子予以訓誡或者責令具結悔過、賠禮道歉、賠償損失;二是由人民法院交由主管部門予以行政處罰或者行政處分。“主管部門”,主要是指該案件管轄的公安等行政執法機關,犯罪分子所在單位或者基層組織。

“行政處罰”,主要是指行政執法機關,依照行政法律、法規的規定,給予被免予刑事處罰的犯罪分子以經濟處罰或者限制人身自由的處罰,如罰款、行政拘留等。“行政處分”,是指犯罪分子的所在單位或者其基層組織,依照規章、制度,對免予刑事處罰的犯罪分子予以行政紀律處分,如警告、記過、開除等。

(摘自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刑法室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釋義及實用指南》,中國民主法制出版社2016年版)

2.積極進行民事賠償不當然作為醉駕案件從寬處罰的依據

切實考慮犯罪人對犯罪行為的認罪、悔罪表現。在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公佈的黎景全案、孫偉銘案中,犯罪人都表示或者已經向被害人及其傢屬積極賠償,從而取得瞭被害人傢屬的諒解,人民法院才予以考慮,沒有判處犯罪人死刑。有人質疑這是花錢買刑。

對此,我們認為,民事賠償本身不屬於刑事案件的量刑情節,是刑事案件犯罪人與被害人方處理民事法律關系的表現。民事賠償本身並不直接等同於犯罪人的真誠悔罪,但是,是否積極地賠償被害人方,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犯罪人是否確實認識到個人的罪錯、是否真誠悔罪。犯罪人基於真誠悔罪態度作出積極賠償,且取得被害人方的真心諒解的情形,可以作為從寬量刑的考慮因素之一。而如果犯罪人沒有真誠悔罪,即便賠償瞭被害人方,也不宜考慮對其從寬處罰。

(摘自趙秉志著,《當代刑法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4年出版,第520頁)

3.對酒駕案件量刑應嚴中有寬,不輕易適用免予刑事處罰

對“酒駕”肇事案件的量刑要做到嚴中有寬。我們認為,對於“酒駕”肇事案件的刑罰裁量,應該改變過去一味從寬的做法,註意區分不同情況予以區別對待,總體上從嚴掌握。

具體而言,可從如下幾個方面考慮:不論犯罪人及其傢屬如何積極賠償被害人方,都絕不能輕易適用免予刑事處罰;而且,對於緩刑,也應該特別慎重,對於罪行較重或者認罪態度不好的犯罪人,即便犯罪人及其傢屬作瞭賠償,也不能隨意地適用緩刑;對於此類犯罪的累犯、再犯,可適當考慮從重處罰。

當然,如果犯罪人確實存在從寬的情節,也要予以全面的考察和合理的衡量。

(摘自趙秉志著,《當代刑法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4年出版,第520頁)

法律依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九)》

八、將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  修改為:“在道路上駕駛機動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拘役,並處罰金:

“(一)追逐競駛,情節惡劣的;

“(二)醉酒駕駛機動車的;

“(三)從事校車業務或者旅客運輸,嚴重超過額定乘員載客,或者嚴重超過規定時速行駛的;

“(四)違反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規定運輸危險化學品,危及公共安全的。

“機動車所有人、管理人對前款第三項、第四項行為負有直接責任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原《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為《刑法修正案(八)》第二十二條增加,其條文為:“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在道路上駕駛機動車追逐競駛,情節惡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的,處拘役,並處罰金。

有前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1997年修訂)

第三十七條  對於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但是可以根據案件的不同情況,予以訓誡或者責令具結悔過、賠禮道歉、賠償損失,或者由主管部門予以行政處罰或者行政處分。

第一百三十三條 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因而發生重大事故,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運輸肇事後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別惡劣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若幹意見》

14. 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中的從“寬”,主要是指對於情節較輕、社會危害性較小的犯罪,或者罪行雖然嚴重,但具有法定、酌定從寬處罰情節,以及主觀惡性相對較小、人身危險性不大的被告人,可以依法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對於具有一定社會危害性,但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行為,不作為犯罪處理;對於依法可不監禁的,盡量適用緩刑或者判處管制、單處罰金等非監禁刑。

32. 對於過失犯罪,如安全責任事故犯罪等,主要應當根據犯罪造成危害後果的嚴重程度、被告人主觀罪過的大小以及被告人案發後的表現等,綜合掌握處罰的寬嚴尺度。對於過失犯罪後積極搶救、挽回損失或者有效防止損失進一步擴大的,要依法從寬。對於造成的危害後果雖然不是特別嚴重,但情節特別惡劣或案發後故意隱瞞案情,甚至逃逸,給及時查明事故原因和迅速組織搶救造成貽誤的,則要依法從重處罰。

▶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2018年修訂)

第十五條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願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願意接受處罰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

第二百八十八條 下列公訴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誠悔罪,通過向被害人賠償損失、賠禮道歉等方式獲得被害人諒解,被害人自願和解的,雙方當事人可以和解:

(一)因民間糾紛引起,涉嫌刑法分則第四章、第五章規定的犯罪案件,可能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

(二)除瀆職犯罪以外的可能判處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過失犯罪案件。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五年以內曾經故意犯罪的,不適用本章規定的程序。

第二百九十條 對於達成和解協議的案件,公安機關可以向人民檢察院提出從寬處理的建議。人民檢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從寬處罰的建議;對於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作出不起訴的決定。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對被告人從寬處罰。

轉自:山東高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