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最受争议的电影,不想再看第二遍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大概再没有哪部电影像《此房是我造》这样能引发大量争议,遭遇着冰火两重天的评价了。

电影在戛纳电影节展映的时候,100多位媒体记者观影人怒离现场,“太恶心”“难以忍受”“不该被拍出来”的言论频频见报。
与此同时,剩下的观众不仅看完了全片,还在放映结束后,自发起立鼓掌6分钟,来向创作者致敬。
法国《电影杂志》将这部电影评为了年度电影十佳。

在国内,豆瓣7.5的评分虽然不算低,但网友热评里依旧是五星和一星相交织,有人直呼“年度最爱”,但也有人毫不留情打一星来怒嘲。
名留青史还是“遗臭万年”?
无论怎样,《此房是我造》都在2018年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此房是我造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

这些争议,对导演拉斯·冯·提尔来说是家常便饭。
从《犯罪元素》到《欧洲特快车》,再到《狗镇》《反基督者》《女性瘾者》,拉斯·冯·提尔仿佛从来没有将“尺度”二字放在眼里。
禁忌、疯癫,赤裸、血腥、极端,是他一贯的风格。
有人爱,也有人恨。

2011年,他在戛纳大放厥词,为纳粹洗白,自称同情希特勒,这引发公众一片哗然,他本人也遭到了戛纳的驱逐。
疯癫之余,他天才般的导演天赋也让人无法忽略,戛纳在对他闭门6年之后,也不得不再次接纳了他,这才有了《此房是我造》轰动戛纳的那一幕。

片名出自英国的童谣《This is 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而原本美好欢快的童谣在拉斯·冯·提尔手里,立马换了画风,充满了血腥暴力反社会的味道。
杰克(马特·狄龙 饰)是个工程师,他的梦想是建造一个自己理想中的房子。
此外,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杀人犯。
在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他曾在12年的时间里,杀害了六七十个人

影片采用章回叙事的手法,讲述了杰克的五次作案经历,再通过杰克和一个叫维吉的男人的对话,将这五次作案巧妙的串联到了一起,深入剖析了杰克的犯罪心理。

有意思的是,杰克最初的犯罪,完全是心血来潮。
他在乡间小道上帮助了一位车辆故障的女人,结果这女人太过聒噪,杰克不胜其烦,拿着千斤顶就朝着女人砸了过去……

鲜血淋漓、血肉模糊,随着千斤顶砸向女人头部。
从这里我就知道,那些“变态”“恶心”的评论,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解锁第一次杀戮,尝过鲜血的滋味之后,他作起案来越来越得心应手。
而随着他作案的花样增多,我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有好几个情节都是捂着眼睛,从指头缝里悄咪咪看完的。

有一次,杰克和他交往的女伴去野外打猎,女伴的两个儿子也跟随前往。
杰克抱着其中一个小男孩讲解着打猎小知识,女伴牵着另外一个小男孩用崇拜的眼光看着这个男人,现场气氛其乐融融。

然而,正在讲解打猎知识的杰克却突然将枪口对准了母子三人,母亲极力保护着两个孩子,抱着两个小男孩在田地里东躲西藏,浑身颤抖。

可是,杰克呢?
他玩味一般的看着东躲西藏的母子三人,对这昔日的伴侣、幼小的孩童毫无怜悯,反而恐吓着、欣赏着他们三人的挣扎。
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猎物,享受着居高临下,你为鱼肉,我为刀俎的快感。

一个、两个、三个……杰克眼都不眨的杀掉了刚刚还和自己亲昵的三个人。如果遇到一枪未打死,还能喘息的情况,他会毫不留情的再补上一枪。
在他眼里,母子三人和乌鸦没什么区别,都是自己的战利品,都被摆成造型来组成自己的杰作。

还有一次,他将恶魔之手伸向了自己的女友。
女友很漂亮,金色长发,魔鬼身材,两个人的相处一开始还是很好的。女友生气了,杰克就哄一哄,女友哭泣了,杰克就说些情话,两个人就是一对再普通不过的小情侣。

可是,恶魔的恐怖之处就在于你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发疯。
因为一件小事,杰克开始嫌弃女友胸大无脑,这波嫌弃迅速发酵,昔日的情谊消逝不见,女友瞬间成了他的杀戮对象。

他向女友表示自己是个连环杀人犯,女友一开始不信,后来相信了,他又假装那是气话,用情话把女友骗回来。
真真假假,几番折腾,他享受着女友在信任边缘的崩溃,正如他享受着母子三人在枪口下的挣扎逃脱。

当女友在信任边缘崩溃之后,他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一点点勾勒胸部的形状,一把把选择好用的刀具。
然后,活生生割掉了女友引以为傲的胸部……
女友越挣扎,他越兴奋,女友越痛苦,他越有快感,而当女友没了呼吸之后,他的快感达到了顶峰。

类似这样的变态残忍的场景,片中还有许多。
观看的过程中,「恶心」成了我看这部电影最直观最真实的感受。
极度身心不适,如坐针毡,好几次都恨不得关掉屏幕。
在手持摄影所营造的真实感下,不管是杀戮前的紧张,还是杀戮过程中受害者的垂死挣扎,杰克的惨无人道,都让人有一种很真实的体验感,仿佛那变态残忍的一幕就发生在你的身边,让你毛骨悚然,但却无能为力。

这些视觉感官上的惊悚还在其次,更深层的恐惧在于杰克的杀戮,反道德,反人类,反社会,而他本人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歉疚感,反而将此称之为艺术。
小的时候,他极其残忍的剪去了小黄鸭的脚。
那一幕,别说动物协会的人因此抗拒这部电影,就连我这个普通人,都狠不下心去截取剧照。

在成为杀人犯之后,他对生命的漠视,更是到了巅峰。
他把女伴的孩子杀死之后,用动物剥制术让孩子的尸体呈现出自己满意的表情。

他把女友的胸部割去之后,缝补起来给自己做了个钱包。

他因为洁癖不愿碰触尸体,就开着汽车拖着尸体往前跑。

漠视感情,漠视生命,那么,有什么是杰克在乎的吗?
杰克唯一在乎的是,艺术。
在频繁杀人的过程中,他从不忘建造自己理想中的房子,一次次盖起又一次次推翻,就是难以达到完美。

在和维吉的对话中,他援引名画、诗歌、纪录片、电影、历史人物画像等真实资料,从“轰炸机警鸣的作用”“历史中的独裁者”聊到“酿造葡萄酒的三种方法”。
两个人探讨的内容涉及到方方面面,以至于不少人将这部电影称之为“艺术论文”。

让人细思极恐的是,在如此大费周章的阐述探讨之后,影片的落脚点是:
杀人是一种艺术。
在杰克的理论中,他杀人和老虎吃羊是一样的道理,天经地义,羊根本不需要同情,反而应该庆幸自己让他们在艺术中得到了永生。
因为最终杰克所建造的完美的房子,原材料便是一个又一个由他杀死的人。

从无下限的画面到对道德的挑战再到对“杀人艺术”的大肆吹捧,一层层深入推进,影片完成了从感官到生理再到心理的三层渗透。
如坐针毡的看完这部电影,瞬间感觉只会用血浆来塑造暴力恐怖氛围的都是小儿科,用血浆来洗脑,把反道德上升到哲学艺术层面的才是真高级。
不怕有变态,最怕变态有文化啊朋友们。

影片结尾揭开谜底:
和杰克一直对话的维吉,其实就是地狱使者。
杰克的口述与回忆,都是在下地狱的路上完成的。
可是,这样一个坏人下地狱的结尾,显然没有抹灭掉之前对杀人艺术的吹捧。

拉斯·冯·提尔花了大力气来演绎但丁《神曲》中对地域的描述,将地域呈现的极其恢宏骇人。
但在对杰克的惩罚上,则是轻描淡写,显得十分犹豫。
杰克到死,都没有说过一句忏悔的话。
可以说,拉斯·冯·提尔设置坏人下地狱的情节,与其说是心里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德准则,不如说是他想借此炫技来尝试演绎地狱。
至于杰克下地狱,只是捎带手的事儿罢了,并不是重点。

电影中杰克有句台词至关重要:
把道德准则强加于艺术上,就会扼杀艺术!
这不仅是片中杰克面对维吉审问时的自我辩白,也是导演拉斯·冯·提尔的内心独白。
毕竟从道德的角度来说,《此房是我造》确实难以被人容忍。
但在对艺术的探讨,对恐怖氛围的营造,对观众心理的把控上,《此房是我造》又堪称完美。
至于道德和艺术的关系,大家见仁见智吧。
我在这里唯一想要提醒大家的是:
千万别晚上一个人看这部电影,真的会很瘆人!
我是不会看第二遍了!


来源:网络,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联系邮箱:kawadika@aliy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