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药神》《无名之辈》,我再也不会忘记他

章宇上热搜了。
半夜聚会后,他和王传君在街头亲吻。

究竟是男人间 24k 纯友谊,还是个人性取向?
老实说,这次一向沉迷吃瓜的喜喜竟然「毫无兴趣」。
我是对章宇没兴趣?
才怪,我对他太感兴趣。

2018 的年度十佳电影,他一个人演了三部。
《我不是药神》里的的黄毛、《无名之辈》的胡广生、《大象席地而坐》的于城。
选剧本眼光真够毒。
至于演技——
有人没记住章宇的名,但没人忘得了他演的角。
这无疑是对一个演员的最好褒奖。

在真正的好演员身上,所有的八卦变得「索然」,任何的炒作变得「多余」。
只有作品和表演才能真正立得住。
章宇就是这样的演员。

《我不是药神》的时候,宁浩把章宇推荐给文牧野。
看到章宇第一眼,文牧野就拍板了。
原因很简单,在章宇身上文牧野看到了和黄毛不谋而合的东西——
明明身上经历很多,眼睛却干净而纯粹。

在《我不是药神》里章宇只有 11 句台词。
他却为所有人带来了「此处无声胜有声」的表演。
哪怕他不言不语,一个眼神就为你讲完了所有故事。

一场戏,程勇在酒席上宣布解散团队、不再贩药。
章宇饰演的黄毛摔碎酒杯。
一言不发,强忍吞咽的细微动作将所有的话放进肚子里。
只是抬眼望着程勇,失望、愤怒、悲伤、隐忍全藏在里面。
那一刻,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却都强烈感觉到:
这个演员太会演了。

高潮部分,药神小队的仓库被警察发现,为了保护程勇,黄毛开车引开警察。
章宇面对周一围也毫不逊色,眼神凶狠,表情挑衅,火药味十足。
纵使前方是条不归路,他也赌上所有。

最后黄毛的死成为了该剧最大泪点,这个未被驯化的黄毛小子虏获了观众的心。
成功入围第 55 届台湾金马奖最佳男配角,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抛出一个疑问:
「黄毛是谁?」

章宇不愿回答这个问题,他躲在角色后面,从二十多个剧本里面选了《无名之辈》
在大荧幕上我们带来了同样亮眼的角色——胡广生。

《无名之辈》的胡广生是个强盗,凶神恶煞,但内心善良。
看似悍匪,实则憨匪。
高位截瘫毒舌女马嘉祺春风一样吹进他心里,爱意萌生,便有软肋,也有了铠甲。
最后他趴在床边望着心爱的姑娘,哪怕脸都没露全。
一双眼睛讲清了爱情。

同样是小人物,同样是底层人,相似却又大不同。
到了《大象席地而坐》里的混混于波,又让我们看到不一样的章宇。
留着胡子,梳着油腻的头,总是抽不完的香烟,举手投足间,都演出了角色溺毙般的挣扎与无望。

这下,人们不再问「黄毛是谁」,而开始在追问「章宇是谁」。

时间退回 2008 年,章宇即是一个「小人物」。
2008 年之前,他在贵州话剧团工作了 3 年,每个月 5 千块钱工资,随便在外面干点配音活儿,日子除了安逸就是安逸。
可是生活的拐点,总是不知道在前方什么地方等着你。

章宇的「拐点」,是 2008 年的一个小品——《美丽的山坡》。
他饰演一个给地方群众送物资的士兵,在坡上结冰的爬坡,不停的摔倒。
章宇每一次都是真摔,摔倒一次爬起来一次,然后再摔。
结果台下的观众硬生生被他摔感动了。
从那里开始,章宇开始发现:要真实、要相信人物,你才能演得好。

后来这个小品获得了国家金奖,开始一直不停的巡演,作为男一号的章宇就陷入重复式的表演。
他不甘心,开始不停研究,每一次设计不同的表演方式。
可是周围的人都劝他:「何必呢,安安稳稳的演不好嘛」。
而是这种「安稳」快把章宇折磨吐了,
这样的生活是网,他必须要逃。

问题是逃去哪儿?
他翻着以前的日记,萨马兰奇宣布 2008 年奥运会在北京举办的那一天,他在日记本上写了一句话:2008 年我应该在北京。
一看现在就是 2008 年啊!
好!那就去北京吧。

揣在兜里的辞职信还没来得及交,他就迫不及待的走了。
用章宇的话说:

离开话剧团并不是源于自己的自信心,而是强大的兴趣和欲望:
我就要吃到那块肉。

开始北漂十年,肉没吃到,苦吃了不少。
他当过客串、做过副导演,演过豆瓣 2.5 分的的超级大烂片,最穷的时候连奥利奥都吃不起。

作为一个被幸运遗忘的小人物,章宇摸爬滚打和人生过招,脱了几层皮。
而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章宇身上写满了故事,却看淡了名利。
演戏至于他,不是出名、赚钱的途径与手段,不是可有可无的调剂品。
是他的热情与兴趣、欲望与快感。

戏痴如他。
冯小刚年拍《唐山大地震》的时候,章宇本来有个龙套角色。
他反复读了《余震》、《唐山大地震》,为了更了解那个时代,把七八十年代的电影资料挨个看。
为了更贴近战士的状态,他超负荷的锻炼,不吃晚饭,反复琢磨剧本设计细节。
结果冯小刚改了剧本,把小战士的戏删了,角色黄了。

2010 年,章宇拍了电影《手枪》,他深深的扎到角色里去了,极致而痛快。
他抛弃了 20 多年所有的习惯,去主场景的小破旅店住了一个月,和那儿的人都成为了朋友。
没人觉得他是章宇,大家都觉得他就是戏中的角色猛子。
电影前后补拍了 6 年,他一句怨言没有。

为每一个角色「走火入魔」,但章宇追求的并不是「演技炸裂」、「爆发力十足」的「炫技式表演」。
他一直用了最笨的办法——去成为角色。
终于 10 年之后,章宇的又一个「拐点」来了。
2018 年一连三部佳作。
顺理成章,章宇出名了。
接下来了呢?
拍广告、接代言,无限捞金?
然而,统统没有。

他如神隐一般,对于盛名没有一丝贪恋,潇洒转身,带着几分「任性」 做回他的「小人物」。

《我不是药神》之后,章宇有将近一年没有拍戏,他不是会选剧本,而是他只选触动到他的角色。
在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是个社会闲散人员,一年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个演员。
但只要是拍戏的时候,他就关掉手机,甚至只用诺基亚,只发短信打电话。

「出名」这件事对于章宇而言并不享受,他会「不识相」的说:

我不太享受电影之外的曝光,也不擅长,对我来说是消耗。

也会一再真诚的说:

捡了角色的便宜,沾了电影的高光。

甚至他刻意降低自己的曝光,不上综艺、不接访谈,最低限度接受文字采访。
因为这种方式让他觉得安全,而且「它限流,因为现在看字的人没有那么多。」

汹涌的热闹与追捧,他依旧清醒的过分。
36岁 之前无名之辈,36 岁之后仍为少年。
他还是爱喝酒也爱写诗,还烧得一手好菜。
在他身上没有名人的光环,只有温暖有趣的灵魂。
甚至你会想在一个天气不好的雨天,和他一起喝杯酒,有点呛,不太贵的那种。

章宇曾说:

我想成为哪种演员?
就是那种,走在大街上也不是那么多人认识我,然后听着别人议论,你看过他那个电影吗?很好看。

若干年后,谈起章宇,最好的事就是我们都能说一句:
没错,他的电影都很好看。
故事里聚,故事外散。
其他的,就算了吧。

喜喜

/ 小岛电影
也许,它会是中国第一部「奥斯卡最佳」
好看你就点这里

来源:网络,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联系邮箱:kawadika@aliy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