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热的国产动画片《白蛇:缘起》聊起……

上周院线新片里,有一部意外成为了一部小黑马。
那就是国产动画片《白蛇:缘起》,本片不但票房让人意外,豆瓣评分也从7.9分,涨到了8.1分。

大家对于国产动画,总是非常包容,也希望它们能有更好的发挥。尤其是,当追光动画的作品,导演与编剧不再是王微之后,作品的质量确实有了提升(起码,豆瓣评分是有了提升)。
当然,《白蛇:缘起》能这么受欢迎,除了技术上的成功之外,剧情上,也以某种怀旧的方式,让更多人注意到它。

没错,眼尖的观众可能已经发现《白蛇:缘起》里还有对《青蛇》及《新白娘子传奇》的致敬。
影片不仅安排让许宣唱一首新歌《缘起》给船夫的老曲调《渡情》除旧立新,还在最后一分钟回归《新白娘子传奇》开头的“青城山下白素贞”。

《白蛇:缘起》里对《青蛇》的致敬
《白蛇:缘起》将许仙的前世改成了许宣,其实是有据可查的。明清古版小说《白蛇传》里的男主人公就叫许宣,直到民国时才改成许仙。小说《白蛇传》是经历朝历代加工的艺术再创作,才逐步完善起来的。
经久不衰的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也是综合了许多影视版本和小说的艺术再加工。《新白》虽是台湾团队拍摄,但它的表演形式,其实是从香港邵氏的黄梅调电影继承演化而来的。
导演夏祖辉,曾是邵氏大导演李翰祥多年来的副导演,而李翰祥正是邵氏黄梅调电影大师,代表作《江山美人》(1959)、《梁山伯与祝英台》(1963)和《金玉良缘红楼梦》(1977)都是黄梅调电影经典。

《江山美人》
《新白》的编剧和词作者贡敏,也是李翰祥国联时期的编剧,曾为多部黄梅调电影写过剧本,这才得以在该剧中发挥作用。加上《白蛇传》原本桥段就源自戏曲,更适合在剧情中夹杂唱段的做法。

邵氏在1962年也曾拍过黄梅调电影的《白蛇传》,不过编导是岳枫,那部电影就是演着演着就唱起来了。
看《新白》里的一颦一笑,都是脱胎于黄梅调的唱念动作
李翰祥在《梁山伯与祝英台》中让女演员凌波反串梁山伯,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香港电影人把黄梅调电影不断通俗化,最终让它适合大多数观众。李翰祥后来拍《金玉良缘红楼梦》,由林青霞反串扮演贾宝玉。
李翰祥为了适应新时代,在戏曲中又加入了流行元素。夏祖辉也是这部片的副导,他曾说:“没有《金玉良缘红楼梦》的功底,就没有《新白娘子传奇》的诞生。”
《金》的特点是由《葬花》的母体音乐反复出现,直到影片进行了近二十分钟才出现第二首歌曲,没有过多唱段,这是有别于以往黄梅调电影的。《新白娘子传奇》也沿用了这些特点,毕竟对于新时代的电视观众,还是要以叙事为主、歌曲为辅才是。
《梁祝》《金玉良缘红楼梦》和《新白》的唱段儿
李翰祥很有眼光的一点就是,他是最早看出林青霞能演男子的(见上图图二)。《新白》里许仙的角色一开始夏祖辉也想请林青霞来演,不过她当时主要精力在电影,电影已经应接不暇,根本不可能去演电视剧。她的片酬也是一个大问题,所以不太现实。
叶童在电影《笑傲江湖》(1990)和电视剧《碧海情天》(1991)里都有过女扮男的演反串出,还是挺衬许仙这个角色的。

不过呢,林青霞早在1978年就主演过一部白蛇电影,演的是白素贞,而且导演正是李翰祥(碍于邵氏合约,化名司马克,在台湾拍摄),这部片叫《真白蛇传》,区分于1975年的台湾片《新白蛇传》(《新白蛇传》是不折不扣的神怪武打片,片中过门桥段以旁白的方式演唱了几首略带黄梅调意向的插曲。)
而李翰祥拍摄的《真白蛇传》虽然不是黄梅调电影,但它对《新白娘子传奇》的影响绝对不容小觑。

《真白》(上)和《新白》(下)发功做法的手势
《真白》(上)和《新白》(下)许仙姐姐、姐夫的扮相
《真白》(上)和《新白》(下)小青凭伞“预先”知道许仙的姓氏
《真白》(上)和《新白》(下)许仙困于金山寺高阁之中
《真白》(上)和《新白》(下)金钵的光束

包括强化了白蛇与道士斗法的细节(图一,由李昆饰演);
李翰祥次年拍《鬼叫春》时,虽然套的是《画皮》的壳,但斗法一段还是很有白蛇的影子,同样安排李昆饰道士(图二);
图三为《新白》里的道士

《真白》(左)道士用风雨雷电做法的桥段,也是这部开创的
……等等等等……
我们可以透过62邵氏版、78台版及《新白》的比较,来看镜头相似度的微妙变化:

白娘子被雄黄酒所侵,迫现原形,许仙未知骇绝一幕基本也是在62版的基础上,经78版的演绎日臻完善
茅山道士给许仙的灵符,使许仙深信不疑,贴于家中三版几乎一致

三版本的“废园旧屋变新貌,犹如枯木又逢春”

在《真白蛇传》中,白蛇、青蛇还有一位师兄是一条鱼精,这是结合了最早的成体系的小说——明代冯梦龙《警世通言》里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中小青的原始身份。
在最早的小说中,小青本是西湖里的一条大青鱼(而且是雄性),因当年白蛇救过他所以变成丫鬟,追随白蛇,他也是爱慕白蛇的。摘录如下——“青青是西湖内第三桥下潭内千年成气的青鱼,一时遇着,拖他为伴。”
在《真白蛇传》里,青鱼精以白蛇、青蛇的师兄的身份出现
我们再来看《新白》里,白蛇与青蛇的相遇的段落,青蛇首次露面是以女扮男装的姿态去调戏白蛇的。这样的情节安排,也是编剧用一种隐晦的手法,既保留了原始版本的面貌,又将小青由“男”变“女”进行了合理化的转化。

不过多数影视改编都隐去了白青相遇的过程,直接交代她们以姊妹(小姐与丫鬟)相称,从西湖遇许仙讲起。徐克的《青蛇》乃至《白蛇:缘起》,也说白青原本就是好姐妹,师出同门,简单直接了许多。
不过《真白》是演到许仙携幼孤年年凭吊于雷峰塔下作为结束,在《新白》之前的影视改编中,多是以白蛇被镇于雷峰塔下结束。《新白》改变了这一面貌,后20集才首度将《白蛇后传》的故事(清代方成培写的《雷峰塔传奇》和弹词《义妖传》等加入了文曲星救母和大团圆结局)拍出来。

后20集其实是补拍的,当年剧情设计是到32集左右,士林祭塔救母出塔结束,并没有胡媚娘等情节。夏祖辉说过:“当时台湾很流行一共拍30集,每个星期放5集,如果这个剧很受欢迎就再加10集。
事实上,最开始《新白》也只有30集,但后来因为戏太火爆,突然说要追加20集,这个让我很焦虑。马上写、马上拍,才有今天的50集。”所以,我们看到的后20集几乎没有太多唱段。
胡媚娘女扮男装“胡子轩”的戏码,明显又是来自《梁祝》的影响。“胡子轩”找机会接近许仕林,后以女儿身胡媚娘的身份相见,仕林才知她是女扮男装,不免窘于先前的戏言,还笑言媚娘是“祝英台”。

《梁山伯与祝英台》

而李翰祥的《真白蛇传》开头,白青两人也是以蜻蜓点水的男儿身露面的,剧情并没有过分阐明他们使用男儿身的原因,只是仓促点出他们是用男妆的身份先观察一番许仙。

《真白蛇传》
好了,综合了这么多白蛇传版本和黄梅调电影的长处,这才是《新白娘子传奇》能够经久不衰的原因吧。
而许仙与白素贞的故事,也一直是老百姓的最爱,于是,它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白蛇:缘起》获得追捧的原因。

来源:网络,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联系邮箱:kawadika@aliy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