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为了生孩子送命?

☀本文作者:八卦芒果(bgmango)☀八卦芒果推送原创的娱乐八卦和影视评(吐)论(槽)。☀叫“芒果”是本人喜欢吃芒果,和某台没关系。☀合作联系QQ:2091952615


有一种片子,我早就知道它用心,很有意义,很值得一看,但真的就是点开都需要很大的勇气,例如2017年那部讲诉各种孕妇生产故事的纪录片《生门》

又例如讲诉各种典型医患故事的纪录片《人间世》

《人间世》第二季正在热播,也是今天我想讲的。

可能很多媒体已经说过了,但看豆瓣只有八千多人打分,证明看过的人并不多。我知道有很多人其实不敢看这种片子。
这很正常。片子里的类似故事,常常能在社会新闻中三言两语地看到一些,但当纪录片把故事背后的细节展现出来,感受就完全不一样了。看片感受很复杂,难过,同情,不解,愤怒,反思……经常要倒吸几口凉气才能看下去。
但我还是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即使不敢点开视频,也至少通过文章了解一下内情,说不定能救命,所以决定写一写。
《人间世》第二季给我最大触动的是第二集《生日》,摄制组在妇产科蹲守整整一年,聚焦中国女性在生孩子时面临的种种选择与矛盾,片子效果可以说是相当发人深省

一位叫林琴的孕妇,38岁,已经有两个女儿,但还是坚持要生第三胎,因为重男轻女,要生儿子。我无语。

她前两次都是剖宫产了,而且这次胎盘没长好,大出血的概率非常高。

来自林医生的科普:孕产妇死亡,第一原因就是产后出血。也有很多人不知道,孕产妇死亡率大约是五千分之一,这比很多危险工种都高。

林琴的剖腹产手术如医生的诊断一样,出现了大出血,一共出了一万毫升的血,相当于体内的血换了三遍,简直是九死一生,就为了拼个儿子。

最后实在没办法,得把子宫拿掉,“命更重要”。

医生去和林琴丈夫沟通,丈夫还在犹豫:“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子宫真的保不住了吗?”

时间很紧急,医生急匆匆地说:“不能因为生一个孩子连命都没有了对不对,我觉得你老婆已经够不容易了,再不拿子宫命都没了”。
最终,丈夫同意签字,一边签字一边再次问到:“真的没有办法保住子宫了吗?”我就姑且理解为他的医学知识欠奉吧!看这种片子真的很容易被一些家属气死。

遭了好大的罪,还好最后林琴的命保住了,如愿以偿得了一个儿子,很开心。

她回忆起自己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心情非常不好,得了产后抑郁症。比起同情她,我现在更担心她女儿的日子了,女儿是在制造小香火过程中不受欢迎的副产品啊,唉。

有网友说:“9012年了,还有人重男轻女?身边想生女孩挺多的呀!”呵呵,大数据教我们做人。二孩三孩的性别比,简直触目惊心。很多人的心态是这样的:第一胎的男孩,往后生什么也没压力;第一胎的女孩,就死也要拼出男孩。

林琴的结论不是谴责重男轻女,而是觉得做个男人好,不用遭那么多罪。唉,她到底知不知道,男人好当是因为像她这样无限迎合的女人太多了。要死她没挺过来,她两个女儿怎么办,想过吗?

有人就没挺过来。这集的主角不是林琴,而是另一位叫吴莹的孕妇。

吴莹25岁,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伴重度肺动脉高压,怀孕生子会严重危及她的生命。

吴莹的妈妈劝她不能要。

吴莹的公公婆婆也劝她不能要。

吴莹的老公也劝她不能要。

但吴莹坚持要孩子,因为她觉得,人生要有个孩子才圆满。但是很很很危险啊,她也是父母的孩子,父母的圆满就不顾啦?

吴莹的朋友也劝她不要冒险,但她看着朋友的孩子就很羡慕。“有些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你体会不到那种感受,我愿意拼一把”。

怀这个孩子期间,吴莹一直在跟家人较劲,她有无数次的机会终止妊娠,但她没有。坚持着坚持着,孩子已经28周了。到了这一步,医生也没得选了,只能被架着陪她冒险。
吴莹的身体是等不到孩子足月的,为了最大限度保证母子平安,只能在28周剖腹产,这也是吴莹本人的生死关。

做手术前,吴莹给爸爸打电话,电话刚接通就忍不住哭了,“爸爸,我害怕”,这是我最动容的一幕,在丈夫面前还挺坚强的,在爸爸面前就瞬间小女孩了,其实她心里的那种害怕,是我们无法感同身受的,但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做手术前,整个人都很紧张。

最终孩子平安出生,只有1000来克,生下来就送去了婴儿重症监护室,幸运的是孩子情况良好。但吴莹的情况正如医生预料中凶险,被推到重症监护室治疗。

情况很不乐观,吴莹丈夫有点激动,他此刻仿佛无比清醒:“不要有一点点幻想,绝对否认掉,绝对是不可以怀孕的,不要拿命去赌,你堵了以后看谁伤心,父母,孩子!”

吴莹的妈妈担心得说不出话来。

吴莹的爸爸强忍伤痛,鼓励吴莹。

丈夫也鼓励她一定要坚强活着,还有好多事没做。

我们都喜欢大团圆结局,摄制组也希望这是一个有惊无险的故事,但是奇迹没有发生。吴莹在重症监护室,插满管子地熬了八天后,出现了肺部感染。

最终离世。比起离世更痛苦的是,在疾病缠身满身管子中熬到离世,而且她不是昏迷的,而是有意识的,天知道她这些天的每分每秒有多痛苦,我都不敢想,但还是没能看孩子一眼。

丈夫和妈妈都痛哭……吴莹追求自己的圆满,但她的丈夫,孩子,父母,从此就不圆满了。

其实由始至终,医生都在说,这种病人根本就不该怀孕。但她想要一个孩子的执念实在太重了,她有生育权,医生也只能被架着往前走,尽力做到最好,但医学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既然根本不该怀孕,那么就也有网友谴责这位丈夫:为什么当初不做好避孕?这是吴莹的第三次怀孕,前两次流产。的确,别说她这种不适合怀孕的,就算是正常体质的人,这样也很伤。
但丈夫是怀孕前就反对的,是吴莹坚持要尝试的,估计丈夫也是被说动摇了吧,现在这丈夫也很后悔,觉得当时就应该不抱有一丝幻想。这事谁是谁非,该如何分说呢?

根据“幸存者偏差”,事情没发生的时候,都抱有侥幸心理,吴莹这事,曾经也真的有出名的“幸存者”。
2018年,有一个和吴莹身体类似的人,叫吴梦,也是“先天性心脏病合并重度肺动脉高压”,不顾自己的身体怀孕生子,医生费了好大劲把她从鬼门关救了回来。她竟然把这次经历,以爱之名出书了,鼓励同类病人。我怀疑吴莹一定有搜索过自己的类似案例,很可能也看到过吴梦的案例,因为是同病症里最出名的,是世界首例成功产妇肺移植手术。

出书后,吴梦开心地给她的医生陈静瑜寄书:

陈静瑜被气到了,他写了一篇长文来警示大家,不要因为吴梦成功了就抱有侥幸心理,这种病人是绝对不能怀孕的,做这样的世界第一手术,他根本不开心,因为本可以不冒这个险的。

陈静瑜医生直接写到,这是一场绑架。这个病例绝无仅有,那是因为国外的病人非常尊重医生,绝对服从终止妊娠。

从吴梦的角度出发,她是所谓「以爱的名义」要生孩子,但实际上确实是以爱的名义绑架了医院、绑架了医生。从医院来说,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场所,医生一心赴救是天职,但此病例全世界绝无仅有,因为国外的医患关系,医生是上帝,病人对医生是绝对的信任,医生讲的话对病人来说就是权威就是一切,他们会非常尊重医生的建议,绝对服从终止妊娠,否则医院医生均可以拒绝为她服务,所以在国外绝对不可能有这类的病例出现。

但中国这种狂热的生育文化之下,类似的不应该怀孕却强行怀孕的孕妇并不罕见。一位产科医生直接把这种“死也要生孩子”的愿望比作“精神上的肿瘤”。实体肿瘤还有切除可能,这种精神上的肿瘤确实难办。

毫无疑问,《人间世》吴莹这事主要还是因为她本人想要一个孩子的执念太强了。事实上,也不止她这样,在吴莹所在的这个汇集了很多危重孕产妇的医院,能看见很多为了生孩子能命都不要的女人。她们的理由并不陌生:
“作为一个女人,不生孩子有点不完整的感觉”。

“家庭不就是围绕着小孩子转吗?”

还有吴莹说的,觉得“人生要生个孩子才圆满”

我不想谴责这每一个个体,他们已经够痛苦的了。我们应该想的是,为何如此多人不要命也要生孩子,甚至指定生男孩?其中,我相信真的有“母爱”原因,另外,是整个社会文化出了问题。
很多人说,无论怎样都是她们的自由选择。但是,自由选择是建立在其他选择也得以平等展示的信息对称的基础上的。我们的社会文化,又何曾对女性平等地鼓励过除了当妻子当母亲之外的其他选择?
女性都在被灌输什么?在主流新闻里,在主流电视剧里,在主流社会生活里,一个好女性的形象,常常是跟“母亲,妻子”联系在一起的,好像一个女人不当妻子不当母亲就不正常了,一个女人必须得当上“母亲,妻子”,才是完整的女人。如果一个女人久久不站进“母亲,妻子”的队列里,就被主流社会抛弃,歧视。
波伏娃在著名的《第二性》里曾经说到,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女人之所以成为女人,绝非单纯的生物学原因,而是取决于社会制度和文明。并非有什么所谓神秘的本能直接注定女人是被动的、爱撒娇的,富于母性的,而是因为女人从一开始就被蛮横地注入这些使命
别以为只是上了年纪的人歧视不履行“使命”的人。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女的,听到另外一个女同学结婚两年离婚的消息,第一反应是因为生不出孩子,其实人家纯粹是感情不合。能听出来,她为自己生了孩子而有优越感。也就是说,她歧视不能生孩子的人。日常里,“生不出”也是一句被视为恶毒的诅咒,好像比诅咒别人得绝症还要恶毒,生殖比生命还重要。这种生活氛围,会给像林琴、吴莹这样的人很大压力。
希望每个人都能把生育这件事看得轻松一点吧,过份歌颂生育伟大的另一面就是不生育是自私,不能生育是缺陷,没有孩子的人生不值得过,这些刻板印象与歧视导致了一个又一个的悲剧。
《人间世》第二集的导演李闻拍这一集的目的就不希望再有类似的悲剧发生,不再盲目拼命。

很多女性在看完《生日》后评论,不敢冒险生子,不能有侥幸心理,要做好孕前检查,孕期也要听医生的话。我想哪怕只有一位女性看到这个片子后,不再盲目拼命,这或许就能挽救一条生命,这就是《生日》这集片子的意义。——李闻

————END—————

更多好文章长按二维码关注有趣又深度的八卦芒果和某电视台没关系的哦!都看过人家了,点个“好看”好吗?> 3<

来源:网络,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联系邮箱:kawadika@aliy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