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女神的悬疑之作,最后一秒才能看懂

很久没讲过奇幻片了,今天给大家分享一部脑洞大、逼格高的——《富兰克林》

别看片名看起来像传记片,但其实这个“富兰克林”,和印在美钞上的那位没有关系。
影片走的是暗黑哥特风,不仅叙事烧脑,而且想象力爆棚。

说烧脑,是因为它采取了四条线索平行叙事,不同的故事间看似毫无关联,实则环环相扣;
而说它脑洞大,则是因为四个故事的主角,分别生活在两座城市——
其中一座是伦敦,另一座是虚构城市“其时城”。

其时城,原名Meanwhile City,直译就是“与此同时城”。
它的设定和画风,都带有明显的超现实意味。
首先,其时城里的每个居民,都必须拥有宗教信仰。至于具体信什么,则各凭兴趣。

因此,城里塞满了大大小小的教堂和寺庙,街道上也到处是奇装异服的传教士。

在这里,各种宗教都能得到尊重,不同信仰的人也可以和谐共处。
唯独无信仰者,没有容身之地,会遭到当局的逮捕。
而第一个故事的主角——蒙面杀手J,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在J看来,宗教是一种控制手段。
对此他极为反感,所以拒绝接受任何信仰,成了当局的眼中钉。

平时,他一边躲避通缉,一边靠做雇佣杀手,活跃在城市底层。

然而,几年前的一天,他行动失败。
当时,他受雇保护的客户——少女莎拉,被邪教残忍杀害;

不仅如此,他还遭到同行出卖,被当局捉进了监狱。

他本以为自己会死在狱中。
没想到,有一天他忽然受到了高层长官的会见——

原来,当初害他任务失败的那个邪教,这几年间势力壮大。
长官看中了他的本事,以及他对邪教的仇恨,希望借他之手,杀死邪教首领“孤独者”。

为此,长官许诺一旦完成刺杀,他就可以获得自由。

就这样,蒙面杀手接受了任务。
但他为了摆脱当局的监控,杀死两名警卫后逃走,独自踏上了“复仇”之路。

讲到这里,第一个故事就暂时告一段落。
片中的第二个故事,画风一转,发生在现实中的伦敦。
女主艾米莉亚,是个艺术系学生。

她正在创作一部关于“死亡”的作品,内容就是展示自杀过程。
简单来说,她先设计出各种死亡方式,然后再在镜头前进行表演。

每次自杀前,她会打电话报警,并计算好时间,保证自己能被救活。
这样,她才有机会进行下一次自杀。

为了完成这项行为艺术,她服过毒、割过腕、溺过水,每天徘徊在生死边缘。

后来,由于经常进急诊室,医院里的义工大叔,都和她混熟了。

大叔以“过来人”的身份,劝她珍惜生命。
直到这时,她才说出自己痴迷自杀的理由——与艺术无关,只是为了激怒母亲。

原来,艾米莉亚在小时候失去了父亲,从此患上抑郁症。
而她的母亲对此表现得极为冷漠,甚至为了忘掉父亲,而拒绝与艾米莉亚交流。

这种缺爱的成长环境,加重了艾米莉亚的精神疾病,使她长成自毁型人格。

她通过一次次自杀来刺激母亲,希望她能摘下冷漠的面具。
但效果却适得其反,她不仅没能得到缺失的爱,还成了母亲眼中“彻底没救的疯子”。

艾米莉亚别无他法,只能在越发疯魔的艺术中,逃避现实、迷失自我。

片中的第三个故事,同样发生在伦敦。
主角米洛,是个刚被未婚妻甩了的失意青年。

但他前脚失恋,后脚就在街头瞥见了青梅竹马的旧爱,莎莉。

虽然他只望见一个背影,而且莎莉与他有十多年没见面,但直觉告诉他,自己没有认错人。

更诡异的是,此后,莎莉就像幽灵一样,总是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眼前;
但还没等他追上前去确认,她就又消失无踪了。
永远只留下神秘的背影
这让米洛既苦恼,又兴奋。因为他的生活中,突然出现了新的期待。
在寻找莎莉的过程中,童年的回忆涌上心头,也逐渐带他走出了失恋的阴影。

谁知,就在他把此事与母亲分享时,母亲却告诉他——莎莉根本就不存在。

她只是一个幻想出来的伙伴。
每当米洛遭受打击时,莎莉就会出现,陪伴他渡过难关;
而等他从悲伤中恢复时,莎莉也就消失了。

不仅如此,母亲还拿出了米洛小时候和莎莉合影的相册。
果不其然,所有照片上,都只有米洛孤零零对着空气互动的身影。

米洛不得不接受现实。
但他仍然没放弃寻找莎莉,即便她只是个幻想中的朋友。

而第四个故事,也同样围绕着“寻找”展开。
主角是个虔诚的老父亲,他为了寻找失踪的儿子戴维,整天四处奔走。

然而,在寻子途中,他受到警方的多方阻挠。
因为戴维,是个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

他不久前从医院逃跑,打死了两名警员,现在一人躲藏在外,说要为多年前死去的妹妹报仇——是不是听着有点耳熟?

没错,这个戴维,似乎与其时城中的蒙面杀手有着神秘的关联。
不仅如此,随着剧情推进,四个故事间开始产生紧密的联动。
这一方面,体现在相互勾连的细节中。
比如说,戴维父亲的住址,和蒙面杀手要报复的邪教,名字一模一样。

比如当米洛终于找到莎莉时,我们才发现——他幻想中的女孩,竟然和艾米莉亚长得一模一样。

另一方面,影片通过交叉剪辑,使不同故事间的情节产生对应关系。
比如,在其时城,蒙面杀手为了刺杀邪教头目,找到了当初出卖自己的那个同行。
他故意把自己的藏身之处透露给对方,准备来一招引君入瓮。

而镜头一转,我们就看到老父亲找到了戴维的前同事,并从他那获得了一个地址——富兰克林公寓。

富兰克林公寓,正是艾米莉娅的住址。
片中的四条线索,也最终在这里产生交集。

当晚,老父亲先来到了公寓。
他以为能见到戴维,没想到门内应答的,是陌生女孩艾米莉亚。

他没能进门,于是便跑到街对面的餐厅里等待。

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个对着空气说话的年轻人,也就是米洛。
因为当晚,米洛恰好在那家餐馆,和幻想中的莎莉约会。

不久后,戴维也来到了公寓门前。
得知父亲在街对面的餐馆后,他直接破门而入,准备从艾米莉亚的窗口狙击。

那么现实中的戴维,为什么要杀死父亲呢?
从他与艾米莉亚的对话中,我们才知道了答案——原来多年前,妹妹的意外死亡使他精神崩溃,分裂出了蒙面杀手人格。

之后,他发现虔诚信教的父亲,不仅毫不在意妹妹的死,还说那是“上帝的旨意”。
这使戴维对父亲和上帝两者,都产生了仇恨,也压垮了他的精神世界。
从此,他堕入了幻想中的“其时城”,并将父亲的形象,幻化成邪教头目和杀死妹妹的凶手。

在故事的最后,戴维一枪下去,没打着父亲,却误伤了米洛;

在与父亲的对望中,他猛然回到现实,意识到自己已铸成大错。
于是,他用艾米莉亚房内的设备自杀了。

而逃到街上的艾米莉亚,与受伤的米洛相遇。
米洛看着她的脸,惊讶得说不出话。

在大雨中,四场悲剧都已结束,而一段新的故事却就此开始了。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评论两极分化的电影。
有人喜欢它的天马行空和内涵隐喻,也有人认为它就是典型的“形式大于内容”,一个简简单单的精神分裂,非要讲得如此大费周章。

在我看来,影片在表达上虽有炫技之嫌,但文本上确实含有足够的解读空间。
比如说那个“其时城”,它并不仅仅存在于戴维一人的幻想中,而更像是每个人都有可能坠入的精神世界。

片中的四个故事,看起来各不相同,主题却高度相似。
它们展现的,就是一个人在经历失去之后,应对痛苦的不同反应——
失恋的米洛,选择接受虚拟的安慰,他幻想出一个朋友来陪伴自己;

失去子女的老父亲,投入宗教的怀抱,他用“上帝的意愿”来自我麻痹,使内心获得平静;

失去父母之爱的艾米莉亚,选择自残自毁,并在其中越陷越深,迷失自我。

而最为悲剧的就是戴维,他陷入了疯狂与孤立,并向内心的暴力妥协。

在片中,还有一个类似“指路人”的配角,穿梭在各个故事线中。
在米洛寻找莎莉时,他化作路人,给他指明方向;

在艾米莉亚自杀时,他化作医院的义工,告诉她活着才有希望,因为——“死亡不止是关于被你抛在身后的人们的,还是关于那些你还没有遇到的人”;

在老父亲寻子的途中,也遇上了他。
但这一次,他却没有帮忙,只是摇了摇头,暗示着戴维找不着了。

结合片尾,艾米莉亚与米洛在雨中惊喜相遇的结局,影片表达的寓意也就很明显了——
人人都会经历失去,但越是感到孤独和受伤,就越是要积极地应对。因为只有在拥抱他人、拥抱生活的过程中,我们才能修复旧的伤口,真正从痛苦中走出来。

来源:网络,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联系邮箱:kawadika@aliy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